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要旅游,找途牛!”近日,途牛内部员工爆料,途牛目前用降薪的方式逼迫员工离职,单方面给所有客服降低提成,由原来5%的提成点,降低到3%,引起部分员工罢工以作抵抗。

7月3日,途牛公关负责人回应称,降薪及罢工一事确实存在,但并未逼迫员工离职公司在保护员工权益的情况下积极沟通。事实上,途牛早在2017年12月就因辞退200余名内部员工而陷入裁员风波。

互联网公司劳动者权益保护并无二致

互联网公司的劳动者权益也没有特殊性。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公司的劳动者仍然无法逃脱弱势的命运。相关法律仍适用于我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和部门规章,并无特别法律规定。虽然互联网行业具有其不同之处,但在劳动者的权益保护也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进行规制。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济补偿。”

利益驱动资本,劳动者应有危机意识

本次花式裁员也是传统套路,调岗、降薪、外派、考核等手段其实已经屡见不鲜,只不过互联网公司往往给人宅心仁厚的感觉,往往在裁员过程中措施相对比较人性化,补偿标准较高给大家以错觉。其实多年前就有联想员工说过“联想不是家”,更不要说乔布斯都曾经被踢出自己亲手打造的公司。千团大战后的一地残骸,共享经济的满街浪费背后都有互联网劳动者们被裁掉的血泪,更不要说猝死等常见病态。中兴40岁员工因裁员而跳楼自杀,也许我们往往只看到了互联网公司的光鲜亮丽,而确实忽略了劳资关系中恒久不变的定律,在利益面前,没有柔情。狼性不仅仅是对外,很多时候也需要劳动者时时自省,也许针对的是自身。

 

行业同质化严重,固有模式已成困境

本次裁员也有深层次的行业原因。2018年一季度报的数据来看,途牛在销售与市场营销、运营开支、研发成本三个板块分别降低了费用: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2960万美元,同比下降26.8%运营开支为6120万美元,同比下降31.4%研发成本为1340万美元,同比下降47.3%。途牛2018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7160万元,而2017年同期亏损2.874亿元,亏损有所收窄,节流举措发挥一定作用。OTA行业缺乏门槛,靠资本来驱动、营销来导向,恶性竞争的后果是无法形成用户黏性,千篇一律同质化的模式,各种深坑、套路,已经让消费者缺乏对行业的认同。无论是刚刚发生的泰国普吉岛沉船事件,还是前不久的机票退改签费用畸高,无所不在的搭售为了盈利冲抵巨额的营销成本,除了对用户的各种不合理服务,更重要的是简单直接的内部裁员。模式不改,此种事件仍将继续蔓延。

 

“恶性”不改,“良性”难以生存

是否存在解决之道?如解决则首先要改变恶性竞争的环境,需要监管介入、法律规制、平台自律。最重要的是,行业要有良性的发展模式。裁员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发展状态的裁员可能造成的更加无序的服务,伤害的是整个行业的发展。

话题:



0

推荐

董毅智

董毅智

359篇文章 1次访问 274天前更新

专业互联网(EC/TMT)、投资金融(PE/VC)律师,风险控制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浦东国际金融学会会员、法律自媒体人。腾讯、新浪、搜狐、网易、凤凰、和讯、金融时报、财经国家周刊、创业邦、法人、创业邦、品途网、虎嗅网、艾瑞网、雷锋网、极客网、TechWeb、钛媒体、百度等多家机构特约撰稿人、专栏作者、创业导师,有数百篇文章在相关媒体刊登及接受专访。著作有《互联网+产业风口》、《Uber 开启“共享经济”时代》。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