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频繁违约的“类次贷时代”

频繁违约的“类次贷时代”

(图片来源:电影《华尔街之狼》)

“垃圾债券之王”

1989年3月,华尔街“垃圾债券之王” 迈克尔·米尔肯98条证券欺诈罪状被诉;1990年,法院认定从未有过先例的六项罪名,米尔肯被判处十年监禁。六项罪名包括掩盖股票头寸、帮助委托人逃税、隐藏会计记录等,其中却不包含一项与内幕交易、操纵股价有关,米尔肯因此被判禁止从事证券业。当时米尔肯的年收入一度超过美国SEC的预算。

一直到2013年,SEC还在调查米尔肯是否违反禁令进入了证券业。“垃圾债券”并非因他而生,他却因其改变人生。

(图片来源:Institutional Investors)

70年代美国通货膨胀加剧,市场环境日益萧条,基金公司的债券因信用紧缩普遍被降级成为垃圾债券,投资者不敢买入,基金公司不断提升利息。抵抗高风险设置的高利率并没有引起大部分投资者的回头,米尔肯或许并未将自己当成普通投资者,而是游戏制定者。其认为,美国逐渐完善的监管措施将极大程度从企业破产、拖欠债务等角度入手,这意味着垃圾债券的违约情况并不至于投资者所担忧的地步。米尔肯的“反其道而行之”为他赢得满堂彩,但垃圾债券的市场依然不够满足投资者,米尔肯主动寻求处于发展期的公司进行放债,就此创建了高收益债券包销市场——利用垃圾债券作为夹层资本进行杠杆收购。

垃圾债券的市场进入了从未有过的鼎沸期,包裹在巨大的泡沫里。1987年,全球股灾爆发,市场不景气下债券质量越来越差,发行公司违约情况愈发严重,债券市场逐渐走下神坛。

(图片来源:kim ravida)

金交所——“类次贷时代”的玩家

金交所之出现大程度缓和了金融资产的处置问题,或许谁都没想到当初未解决难题氤氲而生的金交所终究没有避开利益的“禁果”。

作为交易平台的金交所需要盈利,有限的会员数量无法满足这一需求,手握发售产品的中介权利却无用武之地的金交所,选择与同样苦不堪言的银行合作。

2016年的“侨兴债”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侨兴公司还不起贷款,广发银行担忧其成为坏账不敢再放钱。侨兴随后找到粤股交以招财宝为募集通道为其发行产品,协商由浙江财险为其担保增信打包为理财产品通过粤股交售出,浙江财险也不傻,提出反担保要求,形成侨兴董事长连带、广发行出具保函。随后“萝卜章”事件让侨兴债成为疑案,凡是看到“萝卜章”都不免想到一场违约推搡大战。过程中的金交所既是发行平台,又是磋商者,有意思的是其发行的累次贷产品出了问题,却不知从何处对其整治,同时期处于灰色地带的还有招财宝、陆金所等平台。

意隆财富的8000万违约事件,不免令人思索金交所是否承担起风控的职责。在深圳前海金交所提供的《金融资产转让挂牌公告》存在特别提示,称“对以上信息的披露,不构成深圳前海金交所对转让标的投资(受让)价值以及投资(受让)安全性的判断和保证;任何所披露的信息不表明深圳前海金交所对债权转让方及转让标的的经营主体的经营风险、偿债风险、诉讼风险等作出判断或保证;本次披露内容解释权归深圳前海金交所所有,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法律要约或承诺。”此外,《成交确认书》也自行免除了金交所的批准、备案、履行事宜的责任。

近期,一款由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登记备案的“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定向融资工具”也已实质性违约,引起无锡金交中心自认通道业务应免责和投资者指责其变相降低门槛滥发金融产品却不承担尽调责任的争议。

(图片来源:电影《华尔街之狼》)

这场变革刚刚开始

2017年1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的通知》(下称《通知》),在8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64号文《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今年四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治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八月,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向各地金融办(局)下发《关于报送金融资产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进展情况的通知》。多文件的下发,仿佛在暗示金交所的灰色地带逐渐暴露在阳光之下,“先试先行”终于走到了监管的地步。

金交所帮助企业融资,帮助银行将债务从表内走到表外,不知垃圾债券之王的米尔肯看到这样的机构是否有惺惺相惜之感,异曲同工的是这场泡沫一开始非常美丽,甚至都有一丝“救市”意味,孰人都要一试。那美国泡沫碎裂之后的残骸,金交所看到了吗?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