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上周看到CNBC官网这个视频报道,微博和微信上也有金融圈爆料,我静下心来进行了“初步尽调”,包括但不限于海外媒体和交易数据,得出结论是:“一切皆有可能”。
 
之前做美股的小伙伴们,都开玩笑说特朗普要是炒股的话,肯定能挣大钱,毕竟作为著名的“推特治国”总统,他的每次一发推特指数就上蹿下跳,要是利用杠杆工具下注的话,挣大钱太容易了。
 
要说“推特治国”这点,确实是特朗普引以为傲的必杀技,特朗普在接受英国独立日电视台名嘴皮尔斯-摩根采访时,亲自谈起了自己如何“推特治国”。
 
“如果我没有这种沟通方式,我就不能为自己辩护。”特朗普说,“我得到很多虚假新闻,很多消息都是错的,要么就是编的。”
 
他介绍说,通常情况下都是自己在发推特,有时就是躺在床上发。“没准有时在床上,有时在吃早饭或者午饭之类的,但一般来说,都是在清晨,或者晚上我可以很随意的时候,白天我会很忙。”
 
“有时我会快速口述出内容,让我的人发上去。”他说。
 
不过,特朗普认为,世界上的很多人都在等待看他的推文,简直太疯狂了。
 
不过这次,如果特朗普将其运用在资本市场上,搞起“推特炒股”的话,可能就要“崩盘”。
 
美国知名时尚杂志《名利场》记者William D. Cohan,特地撰文认为几次中美贸易摩擦关键消息宣布之前,都有比较异常的大单在尾盘杀入,并前后获利30多亿美金。他认为这事很可疑,有可能相关资金提前知道了政府消息。
 
William D. Cohan提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总统的言论可以推动市场——这让一些期货交易员赚了数十亿美元。在总统说之前,交易员知道他要说什么吗?
 
9月13日,星期五,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最后10分钟,有人非常幸运。
 
也就是当标普500指数在3010点附近交易时,某些人,卖空了12万份“标普e-minis”——与标普500指数挂钩的电子交易期货合约。
 
当时是纽约时间下午3点50分,德黑兰已近午夜。几个小时后,无人驾驶飞机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一大片石油基础设施,导致该国石油生产中断,油价飙升。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周日晚间开盘前交易时,标准普尔指数已经下跌了30点,让那些非常幸运的交易员迅速获利1.8亿美元。
 
因为在e-mini合约中,一个点的上下移动值50美元,而在一天中,一个47点的上下移动值2350美元。如果你是购买了82,000份e-mini合约的幸运儿,那么你一天的利润大约为1.9亿美元。
 
一周前,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9月3日收盘前3分钟,有人购买了5.5万份e-mini合约,该指数约为2906点。纽约时间晚上9点左右,香港时间上午9点,股市开始上涨,在接下来的6个小时左右持续上涨,达到2936点。
 
这不是孤立的事件。三天前的最后10分钟,标普500指数2969点时,有人买入了8.2万股。那是9月11日凌晨4点左右,中国宣布,将对一系列美国制造的产品取消关税。
 
他呼吁交易所核查一下交易资金的席位来源,但到目前为止并未得到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响应。此种新闻后续只能观望SEC是否介入调查。
 
(文章来源:Vanity Fair)
 
不过特朗普可能比任何一位总统更关心股市,也是“牛市”的代言人。
 
自从特朗普宣誓就职的第一年时间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32.1%。这个数字的计算是从2017年的1月19日——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开始计算的,结束时间为2018年的1月19日(星期五)。实际的庆祝日是当地时间周六。
 
在道指的历史上,32.1%的涨幅是任何一位美国总统上任第一年时间里的第二好的表现。排名第一的是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在他上任的第一年时间里,道指这只蓝筹股指数的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下图是美国历届总统(自罗斯福以来)上任第一年期间的道指表现状况:
 
美银美林,在今年9月曾经公布的一份有趣的报告中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频繁在社交平台推特发表评论的日子,往往都是美国股市回报为负的日子。
 
“美林”首席股票策略师 Savita 在报告中写道:
 
“自2016年以来,特朗普发出超过35条推文的日子,股市回报为负(-9个基点),而推文少于5条的日子,股市回报为正(+5个基点)——这在统计上具有显著性。”
 
也就是说,当特朗普比平常更频繁地发布推文时,平均而言股市会出现下跌。
 
“小摩”的分析师更是霸气,因为发现影响股市之外,特朗普对美国债券市场的影响也毫不逊色,以至于为了化解市场所受到的“特朗普干扰因素”,摩根大通量化了特朗普的推文对债券市场的影响,设计了一个名为“Volfefe指数”的指标,来分析特朗普的推文如何影响美国利率的波动性。
 
摩根大通在研报中指出:“我们发现有力的证据表明,特朗普推文在发布后,会立刻并且越来越多地影响美国利率市场的走势”。
 
以分析师Josh Younger和Munier Salem为首的摩根大通分析团队认为,作为对特朗普发送推文的回应,从单一的股票到宏观产品,大量资产的价格波动已经越来越多地受到特朗普推文的影响。
 
分析团队称,他们发现“Volfefe指数”可以解释隐含波动率波动的“可测量部分”。这一点在曲线较短的一端表现得尤为明显,2年期和5年期利率受到的影响要大于10年期债券。
 
我们再尽调下这次爆出这个猛料的William D. Cohan,他也不是个等闲之辈,《罗利时报》的调查记者、商业作家。
 
他在华尔街工作了17年,担任并购银行家。他和上述二家投行也有很深的渊源,他曾在纽约的LazardFrères和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呆了六年,后来成为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的董事总经理。他还在GE Capital工作了两年。
 
William D. Cohan,1960年2月20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伍斯特。他的父亲是会计师,母亲则在行政部门工作。毕业于杜克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自2013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北卡罗莱纳州研究三角公园国家人文中心的受托人。
 
(简介来源:CNBC官网)
 
美西时间21日,《洛杉矶时报》报道,已经有14位民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引用William D. Cohan在名利场所述,要求美国司法部、FBI、CFTC、SEC对此进行调查。Cohan在杂志中将其形容为“Trump Chaos Trades”。
 
……
 
真伪待解,特朗普弹劾当前,政治已成“chaos”
 
一塌里格糊涂
 
话题:



0

推荐

董毅智

董毅智

359篇文章 1次访问 274天前更新

专业互联网(EC/TMT)、投资金融(PE/VC)律师,风险控制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浦东国际金融学会会员、法律自媒体人。腾讯、新浪、搜狐、网易、凤凰、和讯、金融时报、财经国家周刊、创业邦、法人、创业邦、品途网、虎嗅网、艾瑞网、雷锋网、极客网、TechWeb、钛媒体、百度等多家机构特约撰稿人、专栏作者、创业导师,有数百篇文章在相关媒体刊登及接受专访。著作有《互联网+产业风口》、《Uber 开启“共享经济”时代》。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