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推特除了“治国”,还能做空。

近日,香橼使用推特进行发表对Beyond Meat (BYND)的言论,形容其为"Beyond Stupid",且认为其市值过高,加上有新竞争者加入,期望BYND股价回到65美元,显然这次试水有一定效果,5月17日开盘92.6美元的股价至22日跌到80美元不到。就在几个月前,香港SFC驳回他对于法律适用的上诉,确认对他在港证券交易的五年禁令。在上诉过程中,香橼律师Gerard McCoy提出香港处罚香橼发布做空报告的这个案件损害了言论自由,难不成这是LEFT开始“转向推特”的诱因?

在先前文章中提到,Left曾说他不向做空机构出卖自己的研究报告,他把自己形容为一名独立投资者而不是一名做空者。这个说法来源于路透社8年前一篇名为“Special report: Theshortswho popped a China bubble”的报道。去年10月末,路透社报道称,Left开始寻求资金设立自己的对冲基金,计划为几亿美元,其中他会投入自有资金1000万美元。潜在投资者的最低投资金额为200万美元,锁定一年,之后将按照标准的对冲基金行业费用向Left支付1.5%的管理费加上20%的利润分成。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算打脸,毕竟是“卖”给自己的对冲基金,而且做空机构有自己的对冲基金也不是新鲜事,比如先前文章提到的浑水也设立了自己的Muddy Waters Capital,只不过曾经卖过情怀、放过豪言壮语的Left显得有些投机而已。

相比浑水,香橼在选择对手时显得有些倒霉,除了先前提到因做空恒大地产导致的5年禁令之外,在做空奇虎时也衍生出不少争端当时做空奇虎不仅股价影响平平,还牵扯出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或许是出于对做空机构研究报告的不满,又或许是出于商业的豪侠仗义,李开复与Andrew Left展开了一番唇枪舌剑,不仅发表文章称Citron对中国互联网的认知水平仅仅相当于一个门外汉”,还牵头了60位企业家签署联名谴责信,表示“我们特此联合起来,共同努力,揭露并谴责Citron及同类中概股做空者的欺骗和无知”,并将这份信发布在他自己创立的网站Citron"s Fraud上。据媒体报道称,2012年10月15日,Left他在美国加州高等法院,向李开复以及同在“香橼欺诈”网站上谴责信上署名的中国商界领袖等共65人提出损害名誉/诽谤、商业诽谤以及禁令救济等三项起诉,并要求索赔3亿美金。

在这位激进的做空分子似乎学聪明了。在2018年表示看好被大量看空的阿里巴巴,认为阿里巴巴是“市场上最引人注目的增长故事也是世界上空头最严重的股票”,虽然将阿里巴巴称之为但是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并不同,阿里巴巴是“中国的中产阶级收割机”,也因此更好的强化了中国的中产阶级,它比亚马逊更加有资产价值,而阿里巴巴的交易价格却比亚马逊低了约40%。也因此消息,大量中国媒体认为Left正在反常地看好中国市场。

比较有意思的是,在先前做空实录13:香橼的“水土不服”中提到了创始人Andrew Left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也提到了与后来雇主Detour Media之间的诉讼纠纷,在此基础上还存在几个传说。据说在他的第一份工作期间,曾被美国国家期货协会查处,接受了三年不得执业等一系列处罚;据说在被某传媒公司聘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后,2002年2月,该公司控告他偷窃了总值约2.5万美元的6张支票;据说2010年,莱福特还和一个商人产生口角,再次遭受法律问题,在佛罗里达州被捕。据说Andrew Left可能是香橼唯一一个调查并撰写报告的成员,而他从未到过中国内地;据说他获取资料的方式就是雇佣几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学生,搜索信息、兼职翻译。

话题:



0

推荐

董毅智

董毅智

359篇文章 1次访问 274天前更新

专业互联网(EC/TMT)、投资金融(PE/VC)律师,风险控制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浦东国际金融学会会员、法律自媒体人。腾讯、新浪、搜狐、网易、凤凰、和讯、金融时报、财经国家周刊、创业邦、法人、创业邦、品途网、虎嗅网、艾瑞网、雷锋网、极客网、TechWeb、钛媒体、百度等多家机构特约撰稿人、专栏作者、创业导师,有数百篇文章在相关媒体刊登及接受专访。著作有《互联网+产业风口》、《Uber 开启“共享经济”时代》。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