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在中概股市场上,相比浑水,香橼显得悲惨一些。从2012年做空恒大开始,香橼踏上了远离港股市场之路。2019年2月,香港上诉法庭再次驳回香橼创始人Andrew Left的上诉申请,意味着五年内Andrew Left不得在香港进行证券买卖。

 

 

香橼设立于2001年,前身为Stocklemon,于2012年改名为香橼。在2011年做空中概股中发力做空东南融通而成名,然而随后做空斯凯、泰富电气以及先前文章提及的奇虎360都没有成功。

 

维基百科显示,香橼创始人Andrew Left在1970年7月9日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在高中就已经是一名辩论队成员并担当了犹太青年团的主席。据路透社报道,Left大学毕业后陷入了穷困当中,并与家庭一起生活,也因此他没有放过在环球大宗商品公司(Universal Commodity Corp .)工作的机会,一年可以赚10万美金。“他们给了我一只手机、一份剧本和一些卡片,我当时心想‘开玩笑吗?’当时我只有23岁,还不知道什么叫做锅炉室骗局。”(以高压推销的方式向投资者推荐虚假投资)9个月后,Left就离开了,这家公司于2008年因违规关闭。但这件事也成为了他进行做空的原因。

 

上世纪90年代末的IPO热潮吸引了Left。在经历了与后来的雇主Detour Media之间的诉讼纠纷之后,他开始全职做空。2001年,Stocklemon成立。Left称,他并不售卖他的研究报告,报告也不是为对冲基金而作,他把自己形容为一名独立的投资者,而不是做空者。

 

而这名独立的做空者,在2009年至2015年间发布了51份调查报告。其声称虽然经常遭遇诉讼,但是他从未败诉。

 

但这是2016年SFC裁决之前的故事了。

2012年6月21日,香橼发布一篇长达57页的调查报告做空恒大,指出其通过会计手段掩盖企业资不抵债以及通过贿赂获得低价土地。恒大暴怒,不仅发布9页澄清公告进行逐条反驳,并由副总裁赖立新在7月24日向香港湾仔警察总部报案。2014年12月,香港证监会SFC对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Andrew Left展开调查。2016年10月,SFC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裁定Left从事《证券及期货条例》中的市场失当行为,披露虚假或具误导性的资料诱使他人进行交易,应归还恒大160万港元利润及承担法律费用,并判决Left五年不得在香港买卖证券。2017年1月与2019年2月,香港上诉法院分别驳回Left对于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五年不得在港交易)提起的上诉。

 

香橼的代表律师在法庭中指出,Left以前并没有对香港公司作过报道,对于本地会计准则以及中国土地银行业务没有经验。

 

据彭博社报道称,在听证中香橼的律师认为SFC并没有证明Left的观点是虚假的,包括恒大利用会计谋略掩盖其资不抵债的事实。一直到下判决时上诉法庭都没有给出指示。

 

另外,Left的律师Timothy Loh表示这个案件的重要性在于它标志着SFC第一次对做空者的言论采取法律行动。“市场代表了参与者的共同意见。这些意见不仅仅基于公司本身的信息,也从信息的质量、完整性和真实性中检查反映出来,”Loh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公司已经垄断了自身信息的传播,那么任何限制市场参与者就这些信息的质量和含义自由表达意见的司法判决都会削弱市场监管公司披露的能力。”

 

但显然,香港市场当时并没有买账,SFC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依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277条对Left作出了裁决。终结其“从未败诉”的神话。

 

Left的雄心壮志并没有拯救香橼的水土不服,对于市场的不了解从基础事实问题逐渐延伸到经济基本面,成为国外做空机构的主要“做空风险”。市场的公开化与自由度建立于相对平等(不仅指法律层面的平等)参与者之间的趋利活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做空机构的水土不服只是早晚问题,只是碰巧香橼而已。

话题:



0

推荐

董毅智

董毅智

359篇文章 1次访问 274天前更新

专业互联网(EC/TMT)、投资金融(PE/VC)律师,风险控制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浦东国际金融学会会员、法律自媒体人。腾讯、新浪、搜狐、网易、凤凰、和讯、金融时报、财经国家周刊、创业邦、法人、创业邦、品途网、虎嗅网、艾瑞网、雷锋网、极客网、TechWeb、钛媒体、百度等多家机构特约撰稿人、专栏作者、创业导师,有数百篇文章在相关媒体刊登及接受专访。著作有《互联网+产业风口》、《Uber 开启“共享经济”时代》。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