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两大重点,一个问题!跨境互联网券商未来如何?

两大重点,一个问题!跨境互联网券商未来如何?

(图片来源:网络)

此前,人民网一篇文章直指互联网券商的信息安全问题,引发富途、老虎闪崩暴跌。回溯以往可以发现,这并不是互联网券商第一次面临“质疑”或者被提出合规整改要求。互联网券商利用牌照跨境套利,不仅带来了资金流向、服务器控制等风险,同时也蕴含着个人信息安全的风险。

 

10月14日,人民网发布《个人信息保护法施行在即,跨境互联网券商何去何从?》剑指老虎、富途“均已经完成赴美上市,在《个人信息保护法》明确了个人信息跨境提供规则的背景下,内地公民的个人信息出境问题或将成为提供美股、港股等全球主要市场股票交易服务的互联网券商将要面临的新考验。”

 

以老虎证券为例,自2017年以来其提供了多家中概股的美股打新业务,包括在美上市的哔哩哔哩、爱奇艺、拼多多、腾讯音乐。2019年全年赴美上市的32家中国公司中,老虎证券承销了12家中概股IPO,2020年参加26家中概股赴美上市,11宗独家、14宗承销,数量甚至多于摩根士丹利、高盛等大行。在业务如火如荼展开的同时,老虎证券领头的互联网券商首当其冲面临的是“资金”和“数据”的安全问题。

 

2016年7月26日,证监会在官网发布了非法证券期货风险警示,称“老虎证券”、“富途网络”、“积木股票”等网络和移动客户端提供炒美股港股属于非法经营,由于没有相应的法律保障,且证券投资账户及资金均在境外,一旦发生纠纷,投资者权益将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证监会在回答中表示“我国《证券法》规定,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证券业务。我国《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规定,境外证券经营机构在境内经营证券业务,应当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显然,老虎证券并未以境内券商的形式存在,作为“境外券商”其也并未取得境内证券业务的批准。

 

老虎证券此前介绍自己为“国内最大的美股券商”,并称自己拥有“美国证监会认可的海外证券交易牌照”。被点名后,老虎证券改称为“华人地区知名美股网络券商”,同时也更改了官网域名和APP名称,更深层的是将证券经纪业务剥离至海外,国内的则是网络公司。

 

然而在2019年,老虎证券仍在被质疑——涉嫌虚假宣传。老虎证券并不拥有美国券商牌照也不具有在美国结算的资质,而是拥有和美国盈透证券合作开展股票经纪业务的资格。

 

站在互联网时代的新风口,老虎证券成为互联网券商头部之一,暂时性的解决了“牌照资质”问题,接踵而至的则是互联网信息的归属主权问题。

 

采取境内网络公司+境外券商(合作)资质的老虎证券,早在2019年7月,受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四部门委托,由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中国消费者协会、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成立的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工作组就发布通知,评估发现包括老虎证券、富途牛牛等APP在个人信息收集使用方面存在问题且未公开有效联系方式,并被要求整改。

 

另一边美国 FINRA 则要求,关于会员监督账户的义务,会员有责任设计适当的机制来确定账户的相关责任人,确保这些人具有适当的资格和注册资格,并有能力应要求将此类信息提供给FINRA或SEC工作人员。

 

在 FINRA 的客户账户信息保留期规则中提出,会员应保留任何随后更新的客户账户信息的记录,自此类信息更新之日起至少六年。会员应保留任何客户账户信息的最后更新记录,如果账户信息没有更新,则保留原始账户信息,自账户关闭之日起至少六年。

 

这也意味着,数据归属性的问题正在成为跨境券商的首要重点。

 

根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个人信息处理者因业务等需要,确需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提供个人信息的,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之一:

 

(一)依照本法第四十条的规定通过国家网信部门组织的安全评估;

(二)按照国家网信部门的规定经专业机构进行个人信息保护认证;

(三)按照国家网信部门制定的标准合同与境外接收方订立合同,约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四)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家网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协定对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提供个人信息的条件等有规定的,可以按照其规定执行。

 

这也意味着,老虎证券等跨境券商在向境外提供个人信息前,需要经过监管的前置程序获得认可,又或者,寄希望于双边或者多边协议,但我们认为并建议跨境券商乃至中概股公司均应以获得上述安全评估或者个人认证作为首要目标以减少企业合规风险。

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重回港交所挂牌交易,上市首日股价达到187.7港元,港股市值突破4万亿,超越腾讯控股成为港股市值第一大公司。因交易火爆,当日早上9时30分至10时,富途证券App提示系统繁忙,无法交易。

 

2020年3月9日,美股自1997年后第二次触发熔断,抛售成交量激增,致使多个可交易美股的互联网券商平台出现通道拥挤,无法交易。3月9日晚间10半点左右,富途证券账户被发现不能交易,有投资者称在富途证券平仓单子挂了1小时多到现在没成交,下了无数单子平不掉,从盈利到亏损。

 

(图片来源:中国基金报)

 

美股市场的卡顿也连带着港股无法正常使用。在3月10日上午,有投资者反映,港股开市后,富途证券港股交易系统卡住,无法下单,撤单也撤不了。“早上提交的单,买不进,卖不出,撤单不了”“客服电话有900多人排队”“昨晚美股交易就出现问题了,为什么不未雨绸缪,而避免今天现在港股交易出现类似问题呢?”

 

富途对此则表示平台拥堵属于同行普遍现象,彼时也有多家美股券商产生了机器故障。

 

不过,对于系统崩溃导致的“责任问题”则并未有统一的应对,并且这种情况在今年1月也有发生。

 

今年1月26日,快手在港交所递交发行方案并公开招股。除了机构投资者之外,也引起众多散户通过互联网券商进行认购。富途证券从当日上午10点30分认购开始,率先释放的80亿港元融资额度立即售罄,银行融资额度也所剩无几,相对应的是排队等待认购人数还高达2万余人,随后该券商服务器出现了数据紊乱。

(图片来源:中国基金报)

 

除了打新等特殊情况之外,互联网券商的“宕机”理由还有“天气问题”。

 

本月9日凌晨,互联网券商富途出现了登录后无法交易,甚至出现了资产清零的状态。不少用户反映富途无法交易,看不到自己的资产等情况。

(图片来源:中国基金报)

随后富途创始人李华“叶子哥”回复称,是“因为天气原因导致物理线路问题,紧急抢修中。”“不影响实际资产。”

 

随后富途发布声明表示,“事故原因是由于运营商机房电力闪断导致的多机房网络故障。截至目前,股票、期权等相关服务已恢复正常。我们将对此次事故进行深刻反思和总结,后续我们也将更进一步提升多运营商多机房的网络容灾能力,进一步提升核心服务的稳定性,避免类似问题的再次发生。”

 

上述仅仅是基于不完整统计得出的互联网券商宕机情况,有的是因短期用户交易数量过高无法承载导致,有的则与服务器本身的以外状态有关。我们认为,互联网券商在传统券商的基础上或将增加风险可能,但是在目前,风险的处理方式和责任赔偿等仍然尚不明晰。

前述我们提到老虎证券在2019年的事实上并不具有清算牌照,其实不仅如此,彼时有媒体统计显示,在新西兰,老虎证券具备顾问参与者、NZX(新西兰证交所)保荐人以及承销商权限,可以向顾客就NZX交易的产品提供建议,但不可以代客户发起交易或帮助客户清算交易,除非其与NZX认可的交易类参与者签订了交易协议;保荐人可以推荐新的公司在NZX挂牌上市,但是不能分发新公司的股票;承销商可以承销在NZX上市的IPO股票。也就是说,老虎证券持有的新西兰牌照仅限于新交所推荐,以及少量经协议认可的交易,而清算交易则同样不具备。

 

之后在2020年,老虎证券宣布其美国全资子公司拿下由FINRA颁发的包括投研、证券自营交易、美国政府证券经纪商、销售公司债券的经纪商或者交易商、15-6(协助外国经纪商分发其研究报告给美国机构客户和执行外国证券交易)在内的5张美国金融牌照。也就是说,老虎虽然从2017年开始涉水头行业务,但其直至2020年才正式拥有了美国清算资格,而其获得的方式是通过收购:在2019年7月,老虎证券收购了有着30年历史的美国券商Marsco以获得自研清算牌照。

 

对于中国投资人更为注意的港股,老虎证券同样不具备交易清算牌照,目前仍大量依赖于盈透证券。

 

在拥有的资格方面,富途和老虎并不完全相同,但从类型来说,互联网券商同样都拥有跨境监管如何应对的问题,而目前,对于与流转资金有关的通道券商来说,其尚处于未得到全面监管的状态。我们认为,企业的创新应当以消费者的安全为首要条件,而目前互联网券商甚至还涉及它类严重风险。

在2019年10月,美国做空机构Geoinvesting发布对老虎证券的一则沽空报告,指责其存在非法洗钱、无中国证券经纪牌照、佣金收入面临风险、合并账户不受SIPC保护、操作不合规屡遭客户投诉、向关联方提供无息贷款等问题。

 

此后在2020年3月,新西兰金融市场监管局向老虎证券子公司TBNZ发布警告,称其未能提供适当的反洗钱保护措施:

  1. 充分进行持续的客户尽职调查

  2. 充分验证相关的客户身份证明文件

  3. 获得有关高风险客户的充足资金或财富信息来源,并采取合理步骤来验证信息

  4. 形成怀疑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向有关当局举报可疑活动

  5. 采取合理的步骤来确定客户或任何相关利益实体是否是政治任务。

 

最终FMA认为,有合理的理由认为老虎证券违反了AML,老虎证券被要求在2020年4月17日之前向监管机构提交整改计划,整改计划必须要在9月30日之前完成,否则将被处罚。

 

 

此后不久,老虎证券又因违反证券账户等管理规定被处以16万新西兰元罚款。

 

2020年7月23日,新西兰金融市场纪律法庭发布的一份27页的裁决显示,法庭认为老虎证券新西兰子公司TBNZ违反了新西兰市场纪律法庭规则3.9,8.1.1(c)、18.4.1、18.4.2和18.6.1(b),未将客户资金存入客户资金账户以及未遵守新交所指示停止使用该账户。

 

根据老虎证券声明,TBNZ在2019年2月开始使用开立在新加坡星展银行的信托账户接收客户资金,但新加坡星展银行在当时并非新西兰交易所的指定银行,且TBNZ未按新西兰交易所惯例命名客户账户。经与新西兰交易所的持续沟通和积极申请,新西兰交易所在2019年10月批准将星展银行纳入指定银行范围,认可其作为客户资金托管银行。

 

老虎证券认为,自己开设的账户属于新西兰法律所理解的“信托”账户,但显然纪律法庭并不认可。裁决显示,老虎证券开立的账户名字并没有注明是客户资产,2019年2月到7月,老虎证券在星展银行存放的客户资产小于实际应存放的客户资产。

 

新西兰市场仲裁院最终作出裁决,裁定TBNZ在2019年2月到2019年10月期间违反了新西兰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对TBNZ处以160,000新西兰元的罚款及公开谴责。

“星展银行存放的客户资产小于实际应存放的客户资产”恐怕值得所有投资人为之一震。如果说互联网券商的交易的一环——海外监管并不如想象中严格,那么风险的放大恐怕就是必然。

 

2019年云集上市,也有不少投资人参与了这场打新。而在5月3日之后,投资人在老虎社区投诉称自己老虎账户里的云集打新股开盘前持有140股,开盘后只有30股。也有的用户表示,自己意向申购已确定200股,开盘后却只中了80股。投资者接连表示:“被骗了”。

 

当日,老虎证券以“老虎通知”的形式简单对投资者进行通知,称“因公司减少发行规模,盘前分配有所调整,导致部分打新仓位更新”,直至5月7日舆论不断发酵,老虎证券才予以致歉,致歉内容称“由于美股打新和A股打新存在差异,投资者对老虎证券的操作产生了误解,但老虎证券的操作并未违背美国监管制度。”

 

美股新股IPO没有公开认购环节,只有国配,是由承销商或具有分销资格并具有分配额度的券商,自行决定如何分配给参与认购的投资者,并无统一的分配规则。因此,投资者是否能够打新成功,会取决于承销商公布的配额。

 

但对于投资人来说,问题在于为何一开始公布了中签数量,又突然自己在后台进行了更改调整?老虎认为因为这种情况是由于美国市场的状态产生的,因此并不属于违规行为。

 

而这正是问题所在,互联网券商目前最大问题就在于大部分“问题”都不涉及违规,因为其本身就是基于境内外监管之间的差异而产生的跨境类“金融”机构。而在这类情况下,公司本身的处理方式则显得极为重要,若合理,则将带领一个行业的蓬勃发展,若仅仅是基于垄断,虽然可以获取短期的利益膨胀,但仍避免不了合规上的风险加剧。

去年4月,广东一家私募管理人基岩资本旗下多只产品延期兑付,此后基岩资本及其实控人分别被行政处罚。

 

彼时产生争议最大的属于投向哔哩哔哩的东一、东五,以及投向老虎证券Pre-IPO的东十四一期、二期。

 

2019年3月,时值东方价值十四号一期招募期,此时的老虎证券并没有上市。据当时的路演音频称,“募集资金将以8美元/股的价格,购买老虎证券8%的份额”。

 

然而,东方价值十四号第一期募集期结束后,老虎证券以8美元的股价上市了。当年4月,老虎证券的股价冲到16美元/股,但东方价值十四号进行第二期募集时,称仍将以8美元/股的价格买入老虎证券。

 

基岩资本同时提供的还有一份底层协议——协议中载明,如果老虎证券的股价低于发行价,老虎证券大股东、CEO巫天华将回购股份,补足差额,协议结尾还有巫天华的签名。

 

因引发股价震荡,老虎证券在老虎社区官网上发布了声明:

 

 

“基岩资本是众多积极参与我们IPO认购的一百多家机构之一,老虎管理团队并非基岩资本LP、GP,也不持有其任何相关利益。在老虎IPO整体1.27亿美金的额度分配中,基岩资本最终获配比例很低。实际上,在老虎IPO额度分配过程中任何单一机构即使是国际知名长线基金,也没有获配超过8%,整个分配非常市场化。

 

老虎证券并不知晓包括基岩资本在内的基金后市交易策略与具体操作。除了招股书中公告的绿鞋机制,我们也没有委托任何一家机构做所谓‘市值管理’,更未进行任何的所谓‘合谋操纵市场’。”

 

2021年3月3日,广东证监局披露,基岩资本管理的“东方价值五号”等35只基金产品,涉及虚增基金资产、挪用基金财产、向投资者承诺最低收益等多项违法事实,但对于资金的真实去向,却始终并未披露。

 

跨境券商目前主要面临的风险问题,一个是从信息安全领域出发,一个是从金融监管领域出发。从信息安全来看,目前各国强调“数据主权”的热度持续升温,这符合互联网时代下的“财产”形式的多样化趋势,同时,对于数据安全的把握也有利于防止资本的不当外溢与输出,大幅减少洗钱的可能。从金融监管来看,则显得殊途同归。以上述案例来说,资金出海本身受到严格的外汇控制,而跨境券商显然为资金出海之后提供了有效的清洗空间,这得益于海外金融监管管理制度上的差异,以及对于这类新型券商同样具有监管上的空间。总的来说,我们认为这类企业均应当极度加强合规概念,主动与监管达成合作,商议是否有更好的管理模式,以防止产生更大的合规风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