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新三板蓝山科技财务造假 4家中介被追责 52家拟上市公司被中止

新三板蓝山科技财务造假 4家中介被追责 52家拟上市公司被中止

(图片来源:pixabay)

今年八月,四家中介机构华龙证券、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中兴财光华”)、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下称“天元律所”)以及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开元资产评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起因就是曾经的新三板优绩股——蓝山科技。

 

按照《股票上市审核规则》,发行人的保荐人或者签字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或者相关签字人员因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的,交易所有权中止其负责的IPO、再融资及重大资产重组项目。

 

据21世纪经济8月报道,截至彼时,因蓝山科技违规事件被波及的上市、拟上市公司已经多达62家,其中34家创业板、8家科创板和10家主板拟上市公司IPO申请被中止审核,涉及企业包括明星项目比亚迪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5家创业板和1家科创板企业的再融资申请被暂停;2家创业板和2家主板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被搁置。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蓝山科技经历了股价暴跌、接连不断的诉讼、董、监、高管理层先后集体离职、账户被冻、业务停摆,因无法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而从2021年5月6日起停牌。作为新三板优绩股的蓝山科技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跌下神坛,仍然与财务造假有关。

 

2020年4月,处于基础层的蓝山科技开始冲击精选层,在全国股转公司自律审查及证监会现场抽查过程中,蓝山科技被发现信息披露真实性存疑。停牌五个月后,蓝山科技于2020年9月22日申请撤回申请文件,终止在精选层挂牌申请。但仍然没逃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结局。2020年12月2日证监会对蓝山科技在精选层挂牌过程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立案调查。

 

蓝山科技在申请挂牌之时选择了“市值不低于8亿元,最近1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最近两年研发投入合计占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合计比例不低于8%”的标准申请挂牌,此类标准一般更适合具有一定的研发能力以及成果的企业。相对应的,在股转公司2020年5月中旬发布的问询中,着重审查了蓝山科技的科研情况,包括研发模式、研发支出资本化,要求蓝山科技说明会计政策是否存在重大差异、人均研发费用显著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研发支出的成本费用归集范围是否恰当,研发支出的发生是否真实等问题。但截至蓝山科技撤回申请文件之前,都没有对上述问题做出答复。

 

2020年11月27日,证监会出具蓝山科技《立案调查书》,公司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随后中介机构主办券商的华龙证券才发出首次风险提示。值得注意的是,在被立案调查之前,这四家机构并未就蓝山科技的近况发布任何风险提示性公告。

 

华龙证券于2014年就与蓝山科技进行合作,也是其挂牌新三板的主办券商,随后成为了督导券商。媒体统计数据显示,华龙证券作为蓝山科技主办券商和督导券商提供的有关公告共有17个,其中,风险提示报告有13个,而有9个公告发布是在今年,主要提示内容均为实际控制人、公司以及子公司被限制高消费等。

 

华龙证券在IPO上发的力并不多,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华龙证券共保荐承销了4个项目,其中科创板项目武汉珈创生物技术股份最终并未通过审核。2020年9月,华龙证券及石培爱、胡林两名员工因为保荐兰州庄园牧场非公开发行股票过程中,对申请人董事长涉嫌行贿事项未进行核查,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会计师事务所中兴财光华则显得有些“故事颇多”,其曾因为新绿股份出具的2015年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被证监会责令改正,没收审计业务收入25万元,并处以25万元罚款。查询显示,在2019年12月,该所及其注册会计师姚更春、王新文因对洪业化工2013年至2015年财务报表审计违规,被山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2020年5月,该所和会计师孙国伟、许洪磊因为为新绿股份出具的2015年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等事项被证监会责令整改、罚款、警告。而在蓝山科技的案件中,由于新三板基础层和创新层的年报仅仅需要会计审计机构出具审计意见,因此中兴财光华承担了主要的核查责任。而自蓝山科技挂牌以来,中兴财光华会所一路绿灯,年报均被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

 

天元律所被调查所引发的结果比较惨烈,其中包括明星公司——比亚迪半导体——被中止上市。再往前,2017年5月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及其史振凯、刘冬等4名责任人员,因对鞍山重型矿山机器与浙江九好办公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出具的《法律意见》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等被证监会罚款、警告。

 

开元评估在对山东好当家海洋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拟发行公司债券抵押担保资产进行两次评估过程中,未勤勉尽职,导致形成的评估结论不合理,评估报告存在误导性称述和重大遗漏,于2016年3月被处罚,没收两次评估业务收入共20万元,并处以业务两倍罚款。益丰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拟收购武汉厚德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零售药店资产案项目中,因不符合相关规定被湖南证监局于2017年11月出具警示函。

 

另外,《证券法》第163条规定:“证券服务机构……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给他人造成损失的,应当与委托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是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除了行政处罚之外,中介机构也正面对在民事证券诉讼中的高额连带赔偿责任。也因此,压实中介机构责任成为了近年来监管不断提及的重点之一,作为专业的服务机构应当尽到应有职责,不可将资本市场的资金募集行为看做普通的融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