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银行”“私募”“职务犯罪”,银行业风云已经来袭!

“银行”“私募”“职务犯罪”,银行业风云已经来袭!

2020年11月2日晚间,上海纪委监察委公告,浦发银行原副行长穆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1年1月,穆矢及其妻子杜娜伟——上海信托原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被一同带走调查。

 

2月,穆矢被通报开除党籍;3月,穆矢因涉嫌受贿、隐瞒境外存款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21年8月5日,上海纪检部门公开通报,现年50岁的浦发银行私人银行部产品管理处原副处长鲁志勇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驻浦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上海市宝山区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鲁志勇,男,汉族,1971年1月出生,北京市人,中共党员,1991年7月参加工作,博士研究生文化。历任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私人银行部产品及投资顾问处处长助理、副处长、产品管理处副处长(主持工作)。

 

 

2021年10月9日,上海市纪委监委驻浦发银行纪检监察组、上海市宝山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私人银行部产品管理处产品经理张玉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驻浦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上海市宝山区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原党委委员、副行长穆矢案件中,穆矢被指控事实包括: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为有关单位和人员在开展资金通道业务、申请银行贷款、调整个人职务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

 

浦发银行私人银行部产品管理处原副处长鲁志勇被带走后,媒体表示称与多款产品代销案有关。在此前,浦发私行部已有多位领导被处分:私人银行部原总经理高红被免职,调去别的部门挂了一个虚职;私人银行部原副总经理何刚,被降职为总经理助理。原浦发银行零售业务部副总经理杨志敏,调入私人银行部任总经理。

 

据称,鲁志勇实则于2020年2月已经被免职,之后其曾打算跳槽到大唐财富——“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之一。但由于其在“西部利得-飞马分级资产管理计划”中担任重要角色,而产品违约之后尚未处理完成,因此未能同意其离职。

 

鲁志勇被查一事,浦发银行内部员工认为“这个级别被查挺少见”,“还专门进行了公开披露,一般都是劝退或让主动辞职”。也有知情人士称,前述几例违规代销案中,有浦发银行员工可能私下收了“好处费”。

 

银行业的风云已经来袭。

 

 

2020年4月16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了一则关于浦发银行和中华财险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例的通报。

 

通报中并未披露的产品,投资者对其在通报后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投资人收到的回函明确,通报所指产品正为浦发银行代销的“西部利得-飞马分级资产管理计划”。

 

中基协网站产品信息显示,“西部利得-飞马系列分级资产管理计划”:管理人为上海汇势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类型为顾问管理;“西部利得-飞马1号分级资产管理计划”:管理人为西部利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类型为固定收益类。

 

也就是说,西部利得作为公募基金管理人,设立5只基金专户产品,委托上海汇势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私募投资顾问投向了飞马投资发行的可交换债,其中,浦发银行既是资管计划的代销机构,又是资管计划的资产托管人(深圳分行)。

 

该资管产品于2016年备案成立,正是由浦发私人银行部引入在全国分行销售。

 

按照产品说明书,计划分为A级和B级两类份额,两者份额配比原则上不超过3∶1,A级份额作为优先级的业绩比较基准为年化5.4%或5.3%。浦发银行代销了15亿元产品规模中的A类优先级份额11.25亿元。

 

2018年10月8日,深圳市飞马国际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接到控股股东飞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函告,获悉其发行的飞马投资2016年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第一期、第二期)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就此引发投资人投诉。而这只是浦发银行近年来产生问题的产品之一,另一“鲁证系列产品”也采取了结构化安排,通过信托或者私募基金投于股票配资。(董案|5只FOF利用私募公司当通道,承诺9毛2止损,到头来“膝盖斩”产生5亿亏损,鲁证期货投资经理被判刑17年)

 

“两个产品被投资者追责的原因,表面上都是分行销售人员采用了类似保本保收益的话术,根源还是之前这种优先劣后分级、再约定优先级固定收益的结构化产品横行,浦发银行引入的产品质量又太差。”浦发银行内部人士分析道,“前面这两家算是事比较多的,大部分问题都暴露出来了。”

 

2020年8月10日,上海银保监局对浦发银行开出了2100万元的罚单。

 

近日,银行内部的反腐败进程不断。无论是走到刑事的穆矢,还是鲁志勇,亦或是近日被调查的张玉东,都在相关结构化产品中有受贿、获利的嫌疑。

 

根据此前“行贿受贿一起查”的态度,我们认为,银行业的监管仅仅是这类产品的开始,另一头的行贿查实过程则将牵扯出私募领域、融资方(包括但不限于上市公司等)背后的利益问题,而正是这些问题,长期以复杂架构作为表现,盘踞在投资人、中介机构、金融机构以及融资方之间,共同构成了违法违规的“利益勾结体”。不论是从投资人的保护角度出发,还是从市场的良性发展出发,还是从专业人员的操守、党员党纪的遵守出发,这样的“利益勾结体”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暴风雨。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