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董案 | 一面“枭雄”,一面赌徒,吴长江的照明帝国股价仅剩1毛9港币

董案 | 一面“枭雄”,一面赌徒,吴长江的照明帝国股价仅剩1毛9港币

 

图片

(图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图片

陨落的过气富豪一旦“进宫”,总会被冠以“枭雄”的名号。

 

前不久出狱的周某毅又一次风光无限,在某酒店大肆招摇,“上海滩枭雄”的名号映照着脸庞也红彤几分。

 

几个月后,另一被封为“枭雄”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退赔人民币55650.23万元给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退赔人民币370万元给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如果说周某毅是擅长人际沟通,吴长江则似乎走向了截然相反的道路,曾经也靠过供应商、员工的扶持而躲过一劫的吴长江,最终败光了所有信任,孤立无援。

 

只要有才,又忠诚,就重用。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兄弟之间讲的就是信用。”

但是他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指责我,不给我面子,我要是不怒,让我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混?”

 

图片

图片

1988年,吴长江在惠州创办了照明用具企业“雷士照明”。他找来两位高中同学杜刚和胡永宏,自己出资45万元,杜和胡各出资27.5万元。吴长江负责工厂管理,杜刚担任董事长,胡永宏则主管销售。

 

胡永宏在彩虹电器做过10年营销,为雷士照明创立了“家电专卖”模式,使品牌从小工厂里脱颖而出。1998年正是中国“房地产元年”,雷士照明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2002年则超过1亿元,2005年超过7亿元。在2004年,雷士照明已跻身中国照明龙头,吴长江也成为行业十大杰出人物之首。

 

人总是夸大共苦的难度,不出意料的是吴长江终于在走上巅峰之后与杜、胡产生分歧。为支付杜、胡二人的费用,吴长江引入软银赛富、高盛、施耐德电气等投资人,自己的股权开始被稀释。

 

2010年,雷士国际在香港上市。

 

图片

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执行董事和CEO,同时也辞去了雷士照明全部附属公司所任一切职务。

 

吴长江将原因归咎于软银赛富CEO阎焱,而阎焱则曝出:“投进去以后,才知道他(吴长江)拿公司的钱去赌。我知道以后特别震撼,找他谈话,希望他不要赌,底线是不能用公司的钱(去)赌”。

 

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张家慧落马的举报人之一李善杰给出了佐证。“吴长江被他们绑架到香港四季酒店,打得下跪,被逼同意还债。”

 

2010年期间,在刘远生(张家慧的丈夫)和澳门大卫赌场的负责人之一黄健明共同设局下,吴长江在大卫赌场豪赌,欠下了10亿赌债。在张家慧案件中易某某提供的录音中,刘远生曾称:吴长江的,本钱都没有全部收回,“他被抓了就没得法,他要不被抓一辈子都给我们打工”。

 

判决中的重庆雷士照明公司的地产,曾被吴长江用来给刘远生抵赌债。

 

该地产并不属于雷士照明,初始由吴长江的妻子吴恋持股60%,李善杰持股40%。该地产的核心资产,是位于重庆万州江南新区核心区的约9.15公顷土地,已建成澜山郡、水岸新都两个小区,另外还有一块土地待开发。李善杰个人认为,地块“全部开发完成后,雷士地产利润至少20个亿。”

 

一代“枭雄”给出的价格是4810.8万元。

 

2012年4月15日,名义上代表吴恋的肖洪有与刘远生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吴恋将持有的雷士地产全部60%股份转让给刘远生,股权转让款已由黄健明代刘远生支付。

 

好赌的吴长江,此时已经回不了头,阎焱也不过是吴长江日后怪罪起来最能拿上台面的人。

 

2012年5月中旬,阎焱忽然接到吴长江的电话,说自己涉案。阎焱做出决定,让吴长江请辞。阎焱称“投进去以后,才知道他(吴长江)拿公司的钱去赌。我知道以后特别震撼,找他谈话,希望他不要赌,底线是不能用公司的钱(去)赌”。

 

也就是几天后,大众所看到的,雷士照明发布的吴长江辞职公告。

 

图片

吴长江将一切怪至于资本的套路,引起“业内不知情人士”的共鸣,其中也有一直很提防投资人的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据称其也是吴长江的同学。对资本的抗拒在二人身上格外明显,刘强东曾指出,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据称,刘强东此番态度是因为他之前和阎焱有些不愉快的经历:阎焱曾对外说,刘强东当年寻求京东融资时曾三次找过阎焱,但是都被阎焱拒绝了,但据刘强东说,事实上双方只是在2008年通过中间人见过一面。

 

此后双方一度进入白热化,阎焱在董事会驱逐吴长江,吴长江则动员雷士照明员工开始声势浩大地罢工,供应商则威胁要求注册新品牌“另起炉灶”。2012年末,为终止这场闹剧,吴长江找到王冬雷,希望后者帮他赶走阎焱。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王冬雷说服了施耐德方面,暂时保住了吴长江的CEO职位。

 

从杜、胡,到阎焱,再到王冬雷,每一次陷入公司控制风险时,吴长江的选择就让他的人生道路偏离一分。

 

王冬雷从来都不是“慈善家”。入主之后两年,吴长江又一次面临出局。2014年,吴长江越过董事会,向三家企业授予雷士照明品牌权。同年8月,王冬雷对外公布了一段录音,称吴长江在澳门欠了4亿债务,月息超过千万。

 

吴长江对此予以否认,认为这是一份造假录音,是对手抹黑自己,用他曾经的过错。也就是说,吴长江并不否认赌博事实。我曾在几年前去过澳门,中国有几个企业家没去过呢?”吴长江认为,对中国企业家而言,赌博太过普遍,“企业家天生是赌性很强的一群人”。

 

图片

 

2014年8月8日,成为王、吴二人的“一战成名日”。

 

图片

 

当王冬雷带领60余人的队伍前往吴长江处进行交接工作时,吴长江拒绝交出属于CEO掌管的营业执照、工商资料和财务印章等,最终导致双方的随从人员发生冲突,其中吴长江的助理和司机被打成重伤送往医院。在吴长江看来,打人事件的根本原因是王冬雷试图将雷士照明核心的光源产品转移至其控制的德豪润达,作为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其试图阻止王冬雷才导致冲突事件。

 

2014年9月1日,吴长江发了一条微博,虽然表明自己要负80%的责任,却字字突出自己的“用情至深、用心之深”,仿佛一切过往均是因其过于善良。

 

图片

 

王冬雷在当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称吴长江涉嫌违规为两家公司进行抵押担保,使公司面临1.73亿巨额损失,涉嫌三条“罪状”: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再此后的消息,就是2014年12月6日,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广东惠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图片

2016年12月21日,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罪判处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吴长江有期徒刑14年。

 

吴长江不服提起上诉。

 

2018年8月31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吴长江14年刑期的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

 

2021年4月29日,惠州中院作出判决。惠州中院此次审理认定,2012年至2014年8月间,吴长江利用职务之便,在没有经过雷士照明授权及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明知违反工作规定,仍个人决定将雷士中国公司在银行的流动资金存款转为保证金,并伙同其前妻吴某安排雷士中国公司员工使用公司公章向银行办理质押担保贷款相关手续,吴长江通过其本人实际控制的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为主体,利用雷士中国公司保证金为担保,伪造购销货物合同,向三家银行先后申请流动资金借款9.02亿元,雷士中国公司为此先后出质保证金人民币9.24亿元。所贷款项由吴长江用于无极公司的“雷士大厦”项目建设,后由于吴长江无力偿还上述贷款,致使上述银行将雷士中国公司的5.56亿元保证金强行划扣,造成该公司巨额损失。

 

此外,惠州中院审理认定的吴长江职务侵占罪的事实是,2014年初,吴长江利用担任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雷士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便利,通过重庆雷士公司总经理张某要求出纳黄某等人在处理公司废料时,将小部分废料款项转入公司财务部门入账,其余废料款不入账,而供其个人使用。黄某将部分废料款人民币300万元汇入吴长江个人账户,70万元汇入其前妻吴某个人账户供吴长江个人使用,并将变卖废料的原始财务凭证销毁。破案后,上述370万元未能追回。

 

4月30日,惠州中院以视频形式向在看守所中的吴长江宣告了上述判决,吴长江表示对这一结果不服,目前已经提起上诉。但对惠州中院重审一审的具体上诉意见尚不便对外公布。吴长江及其辩护人表示,就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罪,该一审判决关键事实认定错误,进而导致定罪错误。本案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重审,但在基本事实并无变化,指控证据并无新的补充,法律适用并无新的改变情况下,重审后一审法院再次作出相同的有罪认定,既未尊重上级法院的裁判意见,也违反了“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

 

雷士照明怎么样了呢?

 

曾经250亿的帝国,曾经被飞利浦认作头号竞争对手,在2019年8月被以7.94亿美元收购了70%的股权,如今股价只剩0.194港元。2021年4月8日,王冬雷的ST德豪也因信披违规被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失去了吴长江的王冬雷,恐怕也寂寞万分。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