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董法 | 德隆老唐回来了

董法 | 德隆老唐回来了

 

黑格尔说:所有伟大的历史事件总会出现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

 

圣约翰大学肄业生、国家特级捡屎官拆二代、不知名95后——我的徒弟张KK同学认为:

 

在中国,历史永远是连续剧,周而复始。

 

今天,又在市场上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

 

先是老唐们,对的不是那个古龙小说里的暗器门派,而是天朝资本市场的庄家初代目——德隆唐氏。

 

尤其是唐氏的魁首——万新。

 

回首当年,唐万新打通各种关节,参股新疆金融租赁,并在1994年承包了新疆金融租赁在武汉证券交易中心的席位。

 

很快发现了交易中存在的漏洞,开始进行国债回购交易,分别向海南华银信托、中农信融得3亿元的巨资进行国债回购,并大赚5000万,唐万新第一次尝到大手笔豪赌的甜头。

 

其后又转战一级半市场上淘金,第一时间飞到准备发行新股的公司的所在地,高价收购遗留问题股和内部职工股,等新股上市后在转手卖掉。

 

一级半市场业务前后让唐万新赚了近8亿,他觉得钱来得太快了,自信心很快膨胀起来。

 

不过,半年后的1995年就爆发了震惊中外的“327事件”,当时以中经开为代表的多方,与万国的管金生以及辽国发的高原兄弟为代表的空方,发生惨烈对决,这次残杀波及到唐万新,他在国债期货市场上被强行平仓,一天亏掉一个亿。

 

辛苦10年攒下的钱不用一天就赔进去。

 

唐万新看到了股市存在的巨大风险,他决定放弃单纯靠金融的模式,而是采取“金融+实业“两条腿走路。

 

当时的股市牛人马晓用手中的流通筹码抵押融资,同时继续大量收集流通股票,以至于几乎垄断流通盘的操作手法也给唐万新留下深刻印象,唐万新决定放弃自己从零开始搞实业的老一套思路,而是动用资本的力量控股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投资这三只股票。

 

这三只票摇身一变成为超级牛股。

 

最牛的2003年年底,三只股票的流通市值分别增长了37.34倍、26.71倍、26.70倍,总市值高达200多亿元。一时间,市面上大小庄家唯德隆马首是瞻。

 

2002年11月,德隆董事局主席、唐万新的大哥唐万里当选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

 

德隆“去草莽化”成就达到顶峰。

 

2003年,唐氏兄弟位居《财富》杂志中国百富榜第25名,拥有财富19亿元。德隆旗下控制的五个上市公司其总流通市值超过200亿元。

 

“再有3到5年,德隆将进入世界500强。”唐万新信心满满。

 

不过,为了在二级市场托住新疆屯河、合金投资、湘火炬的股价,唐万新不惜一切代价砸下巨金,资金链绷得非常紧。当时,德隆旗下的金新信托与客户签订的委托理财总余额就高达143亿元。而2001年二季度,金新信托有20多亿无法兑付,预计年底刚性兑付的资金缺口为41亿元。

 

唐万新开始了长达两年半的救火,大部分工作就是部署德隆体系对于金融机构的收购,整合旗下金融机构的委托理财业务,实行集权控制、实现高效、规模宏大的融资计划。

 

不断的圈钱融资。

 

唐万新曾一度差点控股深发展。2001年3月1日,德隆受让海通所持2500万深发展法人股,成为深发展第七大股东,只不过,从一开始,深发展的大股东就把德隆排除在潜在谈判对象之外。

 

2004年4月危机爆发之时,德隆体系控股及参股的金融机构已达21家,实际控股了伊斯兰信托,南京大江国投、德恒证券等4个证券机构、3家商业银行。

 

由于布局隐密,代持安排结构复杂,有些甚至连文字根据都没有,大量信息都只存在于唐万新本人的大脑之中,

 

德隆体系内除他一人无人知晓。

 

业内人士都知道德隆是控盘坐庄,但很少有人知道德隆为三只“招牌股”所准备的股东账户就有24705个,而德隆控制的股东账户更多过40000个。

 

2004年12月17日,对于刚刚年满40岁的唐万新来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从这一天开始,他耗时十二年一手缔造的德隆系轰然倒塌。

 

400元起家,从一家新疆边陲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和产业帝国,10年增长3亿倍。

 

十二年间,“德隆系”触角遍及23省市,光检察机关起诉案卷就达900本16万页。德隆系控股、参股企业有200家左右,负债340亿元,德隆系实业部分的负债高达230亿元。

 

德隆事件中,共有104人被拘押,84人被捕,最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人员达70余人。最后唐万新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执行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德隆系三家核心企业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则各被处以50亿元的巨额罚款,上海友联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罚款3亿元。

 

据说,上世纪90年代初,唐氏兄弟尚在新疆创业的时期,曾有算命大师预言,唐万新在40岁那年将一贫如洗。

 

当时,唐万新哈哈一笑。不曾想,一语成谶。

 

不过故事还没完。

 

在狱中依然每天坚持学外语,还报考了北京大学考古专业,进行函授教育。

 

也逐渐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而令他再次回归公共视野的,源于2019年6月证监会对*ST斯太的立案调查。

 

此前*ST斯太对外披露,山东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达钢构)为其控股股东,冯文杰为其实际控制人。启信宝显示,冯文杰持有英达钢构51%股权。截至2020年一季报,英达钢构持有*ST斯太3.62%股权。

 

然而,证监会的调查显示,冯文杰仅仅是*ST斯太的“面子”,唐万新等德隆系大佬才是*ST斯太的“里子”。

 

控制的方式还是老套路。

 

2013年底至2017年底,整整四年时间,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通过主导*ST斯太非公开发行、与投资人约定收益分成、实际承担业绩补偿、派驻管理团队控制董事会和管理层等方式,取得了经营管理权,能够实际支配公司的行为,

 

又成了*ST斯太的实际控制人。

 

唐万新们掌控的 *ST斯太开始大肆进行财务造假,其之前几年号称柴油发动机研制有所进展都为伪造,并通过会计手法把政府的补贴变成了主营业务收入。

 

2014年和2016年,*ST斯太分别虚增营收9433.96万元和1.89亿元,虚增利润总额9433.96万元和1.88亿元,虚增净利润7075.47万元和1.41亿元,并导致*ST斯太在2014年和2016年年报中将亏损披露为盈利。

 

2015年,*ST斯太则是通过变更政府奖励款受益人的方式,将武进高新区管委会应付常州*ST斯太的8050万元政府奖励款实际支付给其他公司,造成虚减2015年度营业外收入8050万元,虚减利润总额8050万元。

 

财务造假若最终得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事实认定,*ST斯太

 

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根据《证券法》规定,证监会拟对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

 

十几年过去了,大佬造假回归了,没想到还是那么的不光彩!所谓实业救国,还是坐庄炒股,成了一个长久的笑话。

 

唐万新有一句名言

 

“但凡我们用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的。”

 

只是我们没看到精彩,只看到了丑陋不堪,铁窗的生活还是太短暂啊。不知算命的大师有没有帮他算过40岁之后的劫,该如何渡。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