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40%银行不良率的破解之道

40%银行不良率的破解之道

审计署近日发布了《2019年第1号公告:2018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其中金融机构风险管理情况受到了重点关注。
 
据审计署报告,多数金融机构能够加强金融风险管控,但仍有7个地区的部分地方性金融机构存在不良贷款率高、拨备覆盖率低、资本充足率低、掩盖不良资产等问题。
 
依次来看四大乱象:
 
一、河南省个别银行不良率超过40%。
 
截至2018年底,河南浚县农村商业银行等42家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5%警戒线,其中超过20%的有12家,个别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40%。
 
事实上,同属河南籍的两家上市行,其不良率就在上市行处于较高水平。郑州银行(5.980, -0.07, -1.16%)截至去年末的不良率高达2.47%,在A股上市银行处于最高;中原银行则从1.83%飙升至2.44%,均高于截至2018年末全国城商行的平均不良率1.79%。
 
此外,还有几个地区不良率偏高:黑龙江、吉林、山西2018年末的不良率分别为3.24%、4.28%、3.04%。
 
二、海南省内7成农合机构亟待补血。
 
审计署指出,截至2018年底,海口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4家农合机构资本充足率未达到10.5%的最低监管要求,占海南省农合机构数量比例为73.68%。
 
最新监管要求是: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与10.5%。
 
三、吉鲁湘桂四省部分银行拨备覆盖率低。
 
审计署指出,截至2018年底,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辖的9家农村商业银行和14家农村信用合作社、山东省内78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辖16家法人行社、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0家农合机构的拨备覆盖率均低于120%-150%的监管要求。
 
最新的监管要求是:拨备覆盖率须达到120%至150%区间,贷款拨备率为1.5%至2.5%区间。
 
四、河北河南山东藏不良。
 
审计署指出,2016年至2018年,河北银行、河南中牟农村商业银行、山东滕州农村商业银行等23家金融机构通过以贷收贷、不洁净转让不良资产、违反五级分类规定等方式掩盖不良资产,涉及金额72.02亿元。
 
这不仅仅是审计署点名的个案,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2018年二季度数据测算,截至2018年6月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净额占资本净额的比例分别为78.53%、4.07%、17.40%。
 
根据《巴塞尔协议》,我国规定商业银行必须达到的资本充足率指标是:包括核心资本和附属资本的资本总额与风险加权资产总额的比率不得低于8%,其中核心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总额的比率不低于6%。核心资本包括实收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附属资本包括贷款呆账准备、坏账准备、投资风险准备和五年期以上的长期债券。
 
《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商业银行资本包括核心资本和附属资本。核心资本包括实收资本或普通股、资本公积、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和少数股权。附属资本包括重估储备、一般准备、优先股、可转换债券、混合资本债券和长期次级债务。
 
而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到2018年底前,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与10.5%。
 
各种解决之道也应运而来:
 
其一,永续债
 
永续债是指没有明确到期时间或期限非常长的债券。巴塞尔资本协议Ⅲ(巴塞尔Ⅲ)推出以来,永续债日渐成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重要工具。1月25日,中国银行成功发行首单400亿元银行永续债,实现2倍以上认购,发行利率处于预测发行区间的下限,获得市场的充分认可。
 
3月1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成为首家提出发行永续债的股份制银行。
 
3月26日,中信银行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审议通过《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议案,董事会同意在境内外市场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含400亿元)或等值外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永续债的一种),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
 
2018年,中信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升。不良贷款余额为640.2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3.80亿元;不良贷款率1.77%,比上年末上升0.0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1.77%,较上年末略升0.0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157.98%,较上年末下降11.46个百分点;贷款拨备率2.80%,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
 
可以看出永续债正逐渐成为各大银行解决不良,补充资本充足率的“王道”。
 
其二,金融反腐
 
2月15日,检方发布消息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涉嫌受贿、贪污、重婚一案已提起公诉。
 
2月18日,人民银行、外汇局纪检监察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强调,系统内全面从严治党和反腐败斗争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和薄弱环节,坚决惩治金融领域腐败问题。
 
2月22日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精准有效处置重点领域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
 
每个不良背后可能都存在腐败,金融反腐已然成为今年来的热词之一。在十九届中纪委三次全会上,在提到“有力削减存量、有效遏制增量”时,公报特别指出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不良与反腐背后的故事只怕会让很多人胆寒。
 
其三,AMC们
 
1998年11月,财政部发行了2700亿元特别国债,用于补充四家国有银行的资本金。四家国有商业银行在获得特别国债注资后,平均资本充足率按当时较低的会计标准计算达到8%以上,但按新的更为审慎的会计标准测算仅为-2.29%。所以实际上是处于破产状态。
 
于是,国家于1999年决定成立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专门接收、处置从国有商业银行剥离出来的约1.4万亿不良贷款。到2006年底,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基本完成了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回收目标,平均回收率低于20%。
 
2003年底,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革试点,并通过设立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动用450亿美元外汇储备注资,希望借此从根本上改革国有商业银行体制。2005年,汇金公司又向中国工商银行注资150亿美元,同时,财政部注资工行等值的人民币资本金。
 
国有商业银行先后将部分不良贷款进行了再次剥离,2004年以来,工行、建行、中行、交行以市场化方式剥离并出售了1万亿元左右的不良资产,要知道当时整个M2才20万亿左右。现在的M2约180万亿,也就相当于现在剥离了9万亿不良资产,根据2017年的相关数据,银行业的不良余额约1.7万亿。
 
其四,科技创新
 
在推进普惠金融,助力小微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方面,上海各家银行动作频频,银税合力助力民企初见成效。上海银税互动信息服务平台(二期)已于3月19日正式上线。截至目前,银税互动合作银行达60家,其中7家银行已完成专线直联工作,8家银行正在开展专线搭建。
 
3月27日,上海农商银行与新希望集团、四川新网银行、成都新希望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多方联手发力金融科技,助推普惠金融业务发展。
 
浙商银行针对民营企业经营中应收账款占压比重较高的结构性堵点,运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应收账款登记、确权等难题,把企业应收账款转化为电子支付结算和融资工具,帮助上下游中小企业盘活应收账款,解决民企融资难题。
 
建设银行的创新金融服务方案解决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其都市型普惠金融特色产品,如涉农小微企业快贷、特色小镇建设贷款、农业担保基金贷、土地抵押类贷款等,正在向农村地区纵深推进。
 
浦发银行也在积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化金融服务功能、找准金融服务重点。在自贸业务和科技金融业务上将开展的两项创新实践工作,一个是成立以“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朱承备命名的“朱承备自贸创新试验室”;另一个是成立“科技金融创新试验室”。依托这两个试验室的设立,该行将创新实践进一步深化,让金融服务辐射范围进一步扩大,更加贴近企业的需要。
 
银行自己要做好资本金补充的规划,积极提高化解不良资产的能力。同时,借助一定的外部力量,如寻求别的金融机构注入资本、吸引新的股东等方式来缓解资本金短缺的问题。同时要和科技创新相结合真正做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正如张学友的一首老歌:山处处是雨箭风刀,故园路怎么是走不尽长路,道人道道神道自求人间道,妖也好 魔也好 都道最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