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审核员大军驾到,弹幕将死?

审核员大军驾到,弹幕将死?

 

先审后播,百条新规,史上最严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今天(1月9日)正式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100 条。

根据该规范,网络短视频平台还应当建立总编辑内容管理负责制度,且网络短视频平台应当根据其业务规模,建立审核员队伍。

网络短视频平台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平台上播出的所有短视频均应经内容审核后方可播出,包括节目的标题、简介、弹幕、评论等内容

规范还规定,网络短视频平台应当履行版权保护责任,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电影、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不得转发UGC上传的电影、电视剧、网络电影、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片段;在未得到PGC机构提供的版权证明的情况下,也不得转发PGC机构上传的电影、电视剧、网络电影、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片段。

技术上,规定还要求网络短视频平台应当合理设计智能推送程序,优先推荐正能量内容;采用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等技术,确保落实账户实名制管理制度;并采用技术手段对未成年人在线时间予以限制,设立未成年人家长监护系统,有效防止未成人沉迷短视频。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成立于2011年8月19日,是网络视听领域唯一的国家级行业组织(一级协会),也是我国互联网领域规模最大的行业协会之一。

协会现有会员单位730家,包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湖南电视台、浙江电视台等广电播出机构,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咪咕文化、华数等主流新媒体机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企业,优酷、爱奇艺、搜狐视频、B站等视听节目服务机构,中影、华策、慈文等影视节目制作公司以及华为、中兴等网络技术公司

可以看出,作为行业自律组织,涵盖了网络视听行业全产业链。那么这份自律规制,应当是充分体现了行业从业机构的自律性,自我选择了最严监管,100条,可以说是无缝衔接,我们能够想到,能够看到,曾经出现的各种乱象都一一被纳入了监管范畴。深深的佩服协会的专业性,绝对是大义灭亲,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常务理事会会议2018年12月28日审议通过了两份文本。央视网、芒果TV、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搜狐、哔哩哔哩、今日头条、快手、秒拍等开展短视频业务的平台参与了文本的起草和制定。尤其是涉及到弹幕、评论,更是彻底的将其打成人形。

弹幕评论,次元文化,高能真实

“弹幕”一词是中文词语,最早出现在军事领域,是一个炮兵术语,指使用密集火力对某一区域进行轰击。日文中也有这个词,意思和中文一样,后又沿用到某些射击游戏中。弹幕一词被运用到观看视频上,主要来源于一些动漫网站的即时评论系统。在中国地区,这些网站的评论系统使评论从屏幕飘过的效果看上去像是飞行的子弹,所以人们将这种评论出现的效果叫做弹幕。在中国,弹幕指的是就是评论。而在日本,只有当大量相同评论出现于屏幕的时候,人们才把这种状态,称为“弹幕”,单个或少量的评论飞过则被称为“コメント(也就是comment,注释、评论、意见的意思)”。此外,由于弹幕是来自于子弹,所以读音被认为是dànmù,但也有人会误念做tánmù。

而花样齐出的鬼畜、空耳(空耳来源于日语词语“そらみみ”,原来在日语中是“幻听”的意思,但后来渐渐转义为将歌词中的一句话,或一个字的读音,造出发音相似的另一句话,常用在歌词和鬼畜中,是一种在文字领域进行恶搞娱乐的方式,这正是我们的特色,一种次元文化在慢慢形成。这种文化的人群是那些,文化特质是什么?

一份数据显示,全国现在有9280万人是标准的二次元群体,超过许多欧洲国家的人口总和。他们热爱日漫、熬夜追番,为了能够打破次元壁(二次元与三次元之间的界限)进行着一次次在外界看来徒劳无功的尝试:包括顶着秋冬的寒风去出cos的拍摄,还有将大量时间用于为动漫、游戏撰写有别于原著的同人故事。

这类人群的主要特征表现为:在童年时期广泛接受了来自欧美及日本的动画、以及90年代逐渐兴起的电子游戏影响;其出生年份的跨度为1984年到1995年。凡是经过这两种事物影响的人群,基本都会呈现与水怡帆和他的同伴们相似的、显著的“二次元文化特征”。

12月27日午间消息,哔哩哔哩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发布2018年度弹幕,并公布年度十大弹幕热词。“真实”为年度弹幕,并居年度弹幕热词之首。“前方高能”排年度热词第二,“颜表立”排在第三。

年度热词依据2018年弹幕发送数量进行排序。在2018年,B站用户共发送了超过10亿条弹幕,其中作为年度弹幕的“真实”共出现了47.7065万次。

B站方面表示,作为B站重要的交互方式与特色文化,弹幕的流行不仅颠覆了社交与视频观看方式,也已然成为记录时代变化的一种独特方式。

对于年度弹幕“真实”,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组成的年度弹幕委员会阐释到:“‘真实’具有三层意思,与现实相符,与认知相符,与心意相符。真实是有参照物的,参照物的变化过程,就是‘真实’意思的变化过程,也就是从现实到认知再到心意的变化。可以说,对心对意即真实。”

头部网站,盈利难题,次元壁难破

我们可以看看头部网站,B站。

 

作为UGC内容起家的视频网站,由用户创作的优质视频内容占据全站播放量的89%,用户活跃度非常高。据易观千帆数据,B站11月的月活用户数为6400万,环比增幅达到了13%。

 

但是版权问题是B站的死穴,B站不得不投入高成本买动画、买影视剧、买纪录片,比如与美国探索频道Discovery达成合作,获得了145部纪录片及200个小时独家内容。尽管B站近几年在动画等版权内容上积极投入,但付费内容并未能成为B站的盈利支柱。

 

财报显示,B站上市时游戏业务在营收中占比将近80%,这个数字在去年是83%,其中代理游戏《FGO》和自研游戏《碧蓝航线》是盈利担当。但是2018年游戏市场整体都在走下坡路。财报显示,B站第三季度的游戏营收为7.44亿元,环比下降6%;原计划于今年上线的《无法触碰的掌心》等多款游戏因版号问题迄今还停留在内测阶段。不过,即使剔除这个原因,游戏也难以成为长久的盈利支柱,B站去年测试了几百款游戏,但目前运营中的仅有几十款,其中运营得十分成功的游戏非常少,所有主力游戏也多大进入衰退期。

 

而今新的监管细则,让B站们面临更加生死存亡的难题:

 

一是审核成本陡增,按照之前头条的经验,万人的审核员队伍怕是也无法满足各大视频网站的需求,2019年开年审核岗位应该成为招聘网站的热点。人工成本也随之暴涨。

 

二是人员素质奇高,人工审核是个绝对的技术活,需要不断的培训,甚至对各种文化、政治、反恐等敏感信息深度学习,那么如何培训这庞大的审核员大军,对从未有先前经验的平台来说也是无法逾越的坎。

 

三是硬件服务成本也随之增加,且不说增加的服务器,软件系统,管理云,这些硬件上都投入队平台来说也是个天文数字。

 

四是责任加大,当避风港原则完全转化成红旗原则,甚至是事前审核原则,平台被授予更大的责任,如果发生相关事件,将会受到重罚,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模式。

 

五是监管部门后续跟进,自律新规只是初步,后续监管机构会有跟多监管细则制定,甚至上升到法律层面,未来合规风险增大,除了审核员外,法务风控队伍怕是也要扩编。

总之各种成本的高企,带来本就挣扎在盈利边缘的视频网站更大的危机,可以说,百条自律新规,让新年的视频行业带了透骨寒意,弹幕已死,还是向死而生,不远的日子,我们就可以遇见。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