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40年沉寂后 CFIUS成美国又一“武器”

40年沉寂后 CFIUS成美国又一“武器”

把中国看作最大敌人的美国,这一次搬出了CFIUS以国防之名行贸易战之实。虽然据FIRRMA所述,其目的在于防止外国投资者影响其国内领先科技导致国防遭受损失,但其实明眼人都明白,枪炮已指向中国。

8月13日,美国总统签署FIRRMA法案使之正式生效,扩大了CFIUS的管辖范围:

 
 

最后的兜底说法为“任何旨在规避CFIUS管制的交易或安排(都将受到CFIUS的审查)”,作为主动权掌握方,CFIUS可以说拥有一切怀疑的权利或者说对中国投资者进行审查的权利。


 

其次,第二点参议院与众议院虽有所不同,但是都在表达不同形式对美国国防利益有损害的国家将被打上标签成为“a country of special concern”(需特别关注的国家),而对于来自这样的国家的投资者,CFIUS有权对其区别对待,包括对于交易的自愿申报转为强制申报、申报文件的繁琐程度较一般企业提高、延长审核时间等。

此外,CFIUS被赋予了判断何为“新兴基础科技”以及将其纳入审核范围下的权利。

要理解何为CFIUS?又是为何美国此次选择了CFIUS?则要从CFIUS的正式成立说起。1975年,为调查对美国公司造成国家安全威胁的企业,福特总统签署了“第11858号行政令”,确立CFIUS建立目的。

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国防生产法案》(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DPA)的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The Exon-Florio Amendment),修正案赋予美国总统权力暂停或中止交易只要有可信的证据(credible evidence)认为外国并购会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并授权CFIUS作为该条款的执行机构,负责对外资并购交易进行国家安全审查。目前,CFIUS由财政部牵头下属9个部门固定成员,分别为:财政部、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商务部、国防部、国务院、能源部、贸易代表办公室、科技政策办公室,另外还有五个在需要时出现的观察员,包括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经济顾问委员会、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经济委员会、国家安全委员会。

美国国会研究处表示,CFIUS机构的运作长期处在相对模糊(in relative obscurity)的状态,且缺少透明度(lacked transparency)。直到2007年国会通过了《外国投资和国家安全法》(The Foreign Investment and 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2007FINSA)获得了较大进步,以及本次所作的可能是至今为止最为综合的CFIUS改革。

据CFIUS2008年报显示,2005年向CFIUS提交申请的交易一共64起,发起调查一起;2006年申请111起,发起调查7起;2007年申请138起,发起调查6起。

FINSA法案的推出增加了CFIUS的实力。2015年年报显示2009至2015年间,CFIUS发起调查数逐步增加。2005至2007年间313起申请案件中仅14起被调查,占比约4.5%,而在2009至2015年770起申请案件中,有310起案件被CFIUS开启调查,达到了40.3%,翻了将近十倍。

这两组数据结合近年来中国申请数量,便看出CFIUS的打击名单里少不了中国企业。2005年至2007年间,313起交易中中国相关交易仅占了 4起,但在2013年至2015年间的387起交易中中国占了74起,1.3%至19.1%的比例则翻了十倍有余。

在美国国会研究处在今年7月3日发表的报告中表示,至今一共产生了5起被叫停的投资案,而其中2012年奥巴马以FINSA授权叫停了三一集团关联公司Ralls Corporation在俄勒冈海军军事基地附近兴建风力发电厂项目,其认为Ralls为三一集团所拥有的下属公司;2016年叫停中国投资公司收购在美国有资产的德国半导体公司Aixtron;2017年,特朗普叫停有中资背景的Canyon Bridge对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的收购一案,且对Canyon Bridge创始人周斌以实施证券欺诈为由提起诉讼;而在2018年则是叫停了新加坡Broadcom收购Qualcomm一案。

笔者认为,特朗普所行对内减税、对外打贸易战/金融战影响国家经济的方式与当年里根政府对待日本经济泡沫的手段如出一辙,不仅如此,其“推特治国”的方式与富兰克林·罗斯福所开创的炉边谈话都成为了新型的表态模式,皆充满个人特色,或许特朗普从来不特殊,是他身上拥有的美国特色——精明的重商主义之上的纯粹让他成为了世界史上的新人物。日本消失了十年,中国又该如何应对?笔者私认为,国家层面的加税或许已成为趋势,以个人资产为标准增加税收在各个方面逐步实施,例如房产税、个人税、遗产税,逐个“缩小”泡沫,将经济增长形势放缓以抵抗美国这场资本“阴谋”。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