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美股史上市值第一跌 Facebook为互联网公司敲响警钟

美股史上市值第一跌 Facebook为互联网公司敲响警钟

(图片来源:网络)

Facebook成为全球市值第一跌,7月26日开盘暴跌19.55%,市值蒸发1230亿美元,约8300亿人民币。

(图片来源:Bloomberg)

直接原因推测为,前一日收盘后Facebook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8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财报显示其用户增长率,营收、月活跃用户和利润均不理想。随后财报会议中,CFO(David M. Wehner)称对欧洲业务MAUDAU无法作出指导性预期,并且认为欧洲DAU数据下滑是来自GDPR影响。他同时承认不过,我们确实认为会带来一些影响,我不想过分夸大这些因素,但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已经受到选择性退出的影响。虽然我们对绝大多数人选择使用第三方数据感到非常满意,但有些人却没有加入这种机制。这对收入增长的影响很小。此外,我们看到广告客户使用自己的数据进行定位也产生了一些影响。因此,这种举动将再次对增长产生适度影响。”

(图片来源:网络)

 

内部高管多次减持抛售Facebook股票

2012年5月18日,Facebook登陆纳斯达克挂牌交易。

2014年8月25日,CCO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以每股平均价74.9924美元抛售了283,334股Facebook股票,套现2125万美元。8月29日,桑德伯格套现了2125万美元。

2015年11月外媒报道,自10月18日以来,Facebook高管及董事已合计抛售持股套现4.72亿美元。

2018年,SEC文件显示,CEO扎克伯格在2月多次抛售Facebook股票,约182.76万股,约32583万美元。

Bloomberg报道,自3月“剑桥分析”丑闻爆发,九位内部人士共计出售41.3亿美元Facebook股票。

 

广告生态系统难以自我造血

据财报显示,Facebook第二季度广告收入为130.4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31.5亿美元;除去汇率波动因素,第二季度的广告收入增速为38%,低于第一季度43%的增速水平;营业利润58.6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3.2%,高于市场预期的58.55亿美元;但营业利润率为44%,逊于去年二季度的47%和今年一季度的46%。

7月26日的财报会议中,David M. Wehner提到,无论是Instagram还是Facebook其实都是一个广告生态系统,“从供应角度看,这两个平台的信息流都具有类似的广告量。”

广告生态系统的维持依赖于广告量的流动,这意味着将生杀大权转移给广告公司。一旦用户增量减速,广告量减少,作为生态系统的Facebook便陷入了困境。而Facebook的现状表明近期广告红利已难以维持先前盈利情况。

 

Facebook数据保护存疑

近月来,提到Facebook便逃不了提及3月发生的“剑桥分析”丑闻。

北京时间3月28日,据《纽约时报》报道,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获得了全球多达5000万乃至更多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并利用数据分析向用户投放广告,最终影响美国选举。随后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ICO)对数据安全进行了调查,调查对象包括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约30个组织。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英国信息专员Elizabeth Denham称“Facebook未能提供数据保护法规所要求提供的保护措施”。

4月欧盟表示Facebook承认270万欧洲人的数据被剑桥分析公司不当使用,欧盟宣称将对其数据收集和使用进行深入调查。

然而Facebook面临的数据保护问题不仅仅如此。

一个月前,“NameTests”作为第三方测验应用存在安全漏洞,使1.2亿用户的数据面临泄露风险,即使用户选择删除应用,依然阻挡不了数据继续泄露。一位名叫Inti De Ceukelaire的安全研究人员早在4月向Facebook上报并指出,泄露数据包括个人ID、姓名、性别、出生日期、使用语言、货币、设备、照片等等,这样的漏洞至少从2016下半年开始就存在。他认为,此次漏洞的发现不仅说明用户对于使用数据的第三方应用并不了解,即并不清楚何种应用将使用个人数据及此应用使用数据达到何种程度,同时也表明,Facebook新推出的“数据滥用悬赏”(Data Abuse Bounty)计划程序存在问题。随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开启非公开调查。然而直到6月De Ceukelaire联系Facebook后才得知漏洞已被修复,并同意向“新闻自由基金会”(Freedom of the Press Foundation)捐赠8000美元,这距离他上报漏洞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Facebook的商业危机就此与信息使用、隐私泄露挂上了勾。

接连并购 创新能力需打问号

2012年Facebook1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Instagram公司;

2013年10月,以色列特拉维夫的移动应用分析公司Onavo1.2亿美元收购;

2014年2月,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Facebook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公司;

2014年3月,Facebook与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厂商Oculus VR达成了收购协议,交易总额约为20亿美元;

2016年3月,收购“讲故事”平台Storylane;

2016年5月,收购3D音效初创公司Two Big Ears;

6月27日,据英国《独立报》显示,Facebook或将收购Coinbase的消息流出;

7月26日,以色列公司Redkix同意接受Facebook对其收购,其产品旨在将邮件和团队通信消息结合在一起。

据外媒了解,Facebook近期正在收购伦敦的Bloomsbury AI,这家创企打造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能让机器根据文件中采集的信息回答问题。

这仅仅是Facebook长期收购史中的一部分,从其收购公司的频度、泛度来看,Facebook的野心不仅在社交媒体平台,财报也证实了社交媒体平台本身造血能力已成困境,想要拓展其广告流量依然需要不断吸收新的活力。

 

市场规模已达瓶颈

Facebook在上市前后都并未停止其收购的步伐,然而在早期享受的并购红利发展到今日仿佛到达了瓶颈期。互联网行业最本质的增长动力在于人口红利,在此基础上投放广告是其获取利润增长的最直接方式,然而随着互联网商业模式逐渐固化本质难以变更,此时身处其中的互联网公司不可避免面临着一场市场的革命。这不仅仅是Facebook所面临的瓶颈,深入来看这仅是行业发展停滞不前的表象之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