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一股逆全球化暗流,中国如何接招?

一股逆全球化暗流,中国如何接招?

近日中美贸易战不断升温,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已然司空见惯,特朗普认为贸易是国家之间的零和博弈,不是胜利就是失败;随着他的当选,美国在双边贸易之间的克制逐渐不按照正常规则出牌,逆全球化成为了当今贸易中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什么逆全球化

 

逆全球化,即与全球化进程背道而驰,重新赋权于地方和国家层面的思潮。201735日,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逆全球化被着重提及。李克强指出,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沿线国家加强战略对接、务实合作一带一路是中国对逆全球化倾向开出的一剂良方。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2016年国际形势无不涌动着逆全球化的思潮,曾经的地球村的观念在一些国家正在被贸易保护、边境俢墙、控制移民等思潮掩盖。

 

那么,逆全球化又是如何产生的呢?这里的原因可能涉及到宗教、文化差异等等,但最终要落到两个根本性的问题第一个则为以贸易、资金、人员流动为特征的全球化的收益问题,全球化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让发展中国家的低端劳动力受益,让发达国家高端的劳动力受益如果没有全球化的浪潮,没有中国加入全球化,那么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很多老百姓的生活就不可能提高到今天这个水平,所以在发展中国家,是低端的劳动力相对来说受益比较多,下图劳动占比全球化关系,把一个国家分成资本家和劳动人民,劳动占比指的是劳动人民在GDP中分到的份额。 

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发展中国家对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态度较为消极。发达国家不仅在经济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在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定中具有主导地位。虽然现存的国际经济秩序和国际经贸规则体系在某种程度上照顾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要求,但根本上仍然体现着发达国家的利益。同时,发达国家依靠先发优势,获得超额垄断利润。发展中国家为获得相应的先进产品,则需要付出更多的经济代价,这从客观上造成了世界经济发展的红利分配不均。除此之外,移民问题是发达国家面临的一大挑战。以美国为例,移民对就业机会的影响主要集中在非技术工人群体移民问题所带来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安全隐患导致移民接纳国人民将矛头指向经济全球化,这也是“逆全球化”浪潮中民粹主义兴起的根源之一。

 

逆全球化现象——英国脱欧

英国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曾扮演重要角色,通过商品贸易进行经济扩张+武力征服开展殖民统治,英国曾是全球化1.0阶段的世界经济政治中心,也曾是全球化的重要受益者。但近年来,伴随全球化不断深入,作为欧盟成员的英国,不得不面对区域经济风险深化、内生增长动力不足、社会冲突加剧等严峻问题,英国民众对退欧的呼声也日益提高。

 

2016624日,英国退欧公投投票结果出炉,支持留欧占比48.1%、支持退欧51.9%,英国成为首个公投决定退出欧盟的国家。这是是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倒退,更是全球化遭遇逆转的真实呈现。退欧阵营利用民粹主义情绪,广泛宣传英国留欧可能带来的难民增长、福利削减、犯罪率提升等情况,符合普通民众的担忧,使得逆全球化立场在英国基层得到广泛认可;伴随民粹主义情绪的进一步发酵,反移民、民族主义、贸易保护等逆全球化倾向可能在更大范围得到强化。

 

逆全球化现象——美国的贸易保护

 

2018年以来,美国加快推行贸易保护政策,1月,宣布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并分别征收最高税率达30%50%的关税;2月,美国宣布对进口中国的铸铁污水管道配件征收109.95%的反倾销关税。3月以来,美国再次推出多个贸易保护政策。其中,39日,特朗普签署关税法令,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10%的关税;323日,宣布将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45日,要求考虑额外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由于全球价值链高度分工,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商品中包含了大量其他国家生产的中间品。根据德银的统计,工业增加值口径下,中国在美国商品贸易逆差中占比仅16.4%,大幅低于一般口径下的46%;紧随中国的分别是日本、德国、韩国、墨西哥和中国台湾,它们分别贡献了美国商品贸易逆差的12.7%10.9%9.4%8.1%6.6%,较一般口径下的贡献占比大幅上升。逆全球化思潮下,美国贸易保护极易引发其他经济体对美实施贸易报复行为,进而导致全球贸易摩擦加剧。

中国中央与地方政府制定并实施了全面的市场改革政策,激活了经济潜力,达到了世界贸易组织发展会员的标准。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中美双边贸易额已经达到1213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额为120亿美元。到2008 年,双边贸易额更是达到了4090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额为560亿美元。中国在短短20年间,从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经济体,发展成为一个初步拥有全工业体系的制造业为主的国家。中美双边贸易与投资的增加使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脱离贫困,并且惠及太平洋两岸的工人、商人以及消费者。但在这个过程中,也产生并积累了与美国工业界大量的摩擦。

 

中国应如何面对逆全球化

 

针对这一话题,习近平主席2017年在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曾经做了精彩的回应,他指出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在习近平看来,要克服经济全球化中的不足,让经济全球化进程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需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主席的讲话表明,国际社会当坚定全球化方向,以集体之力、团结之力、合作之力,携手应对新威胁新挑战,共促发展、共谋繁荣,只要国际社会一道,经济全球化之路必将更加光明、更加宽广。

 

第一、 稳定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经济条件。

 

推动世界经济早日走出低迷,是对抗逆全球化风潮的根本途径。中国在过去十多年来一直是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近些年来,中国一直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坚定不移地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这些举措和行动为其他国家做出了示范,是推动国际经济发展和新秩序建立的正能量。

 

第二、 继续扩大开放主导国际规则的制定。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快速提升以及与世界经济的不断融合,全球治理及其规则的走向直接影响到我国的切身利益,各国对中国发挥更大作用既有期待,也想制约。对此,我国一方面要敢于承担与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大国责任,另一方面应看到,规则制定与我国市场开放的重点和改革的长期目标是具有一致性的。因此,需以更加积极、开放的态度参与全球治理和规则制定,既要坚持“以开放促改革”,更要努力推进国内改革,为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提供必要条件。

 

第三、建设一带一路战略,建设新型全球化。

 

“一带一路”建设注重推动沿线国家提高发展水平和让沿线民众广泛受益,通过与更多国家开展深层次合作,推动沿线国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减少贫困,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向着更加均衡包容方向发展。“一带一路”建设注重“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通过发挥各方比较优势、鼓励各方创新合作模式等,努力为世界经济发展打造新引擎。与过去经济全球化中往往用一种强制性的、硬约束的统一安排要求其他参与方不同,“一带一路”建设寻求在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制度之间建立一种联通关系,坚持在共商共建共享中实现互利共赢,渗透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相互融合、相互转化的哲学智慧。

 

第四、加强风险控制,应对逆全球化。

 

逆全球化升温或将压制贸易活动、影响全球经济,风险不容小觑。1980年代,逆全球化思潮影响下,美国对日本采取大规模贸易保护措施,使得日本出口导向型经济受到严重打击、拖累经济增长。本轮全球经济复苏一定程度上得益于贸易链条修复,考虑到美、欧经济增长对于贸易依赖度已明显提升,逆全球化升温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不容小觑。以英国退欧公投、美国贸易保护等为代表的逆全球化事件,对经济的影响仍在持续演化,必须警惕逆全球化可能带来的长期风险。

 

面对逆全球化热潮我们国家应该以不变应万变,用更好的经济、更好地政策、更好的风险控制,将“一带一路”战略继续走下去,建立一个世界均认可的国际贸易体系!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