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大裁员”时代到来,百度、乐视、途牛……一个也跑不掉!

“大裁员”时代到来,百度、乐视、途牛……一个也跑不掉!

“写字楼里如青楼,不许楼里见白头。”年关岁尾,各大公司开始筹备并举办年会活动,很多人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年终奖。然而,还有一些人,他们迎来的不是让自己欢喜的年终奖,相反,迎来的是让自己愁眉不展的一纸“裁员通知”。

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或裁撤部分城市渠道经理

这个时代,瞬息万变,巨头如此,每个职场人,都要时刻准备着,唯有变化是唯一不变的!

 

 

2018年1月29日,百度外卖渠道部在北京总部彩虹大厦宣布裁撤了郑州、西安、贵阳、南宁等多个渠道城市经理。

 

自去年8月24日,饿了么宣布合并百度外卖后,百度外卖瞬间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局面,其内外部一系列问题一步步把它推向了风口浪尖乃至漩涡中心。

 

一方面是来自内部业务整合方面的阻力,如何安置代理商、规范考核目标以及核心城市北京大区管理层大换血等问题。

 

另一面则是外部O2O市场的胶着对决,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一路下跌,订单量减少,配送员收入也受到影响,骑手也纷纷选择了跳槽,转向了美团外卖或饿了么,最终上演了一系列百度外卖代理商、骑手数次围堵总部维权讨债风波。

 

 

现如今已经很难在大街上看到百度外卖的派送员了,百度外卖的相关新闻也甚少出现,去年末爆出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青已离职,加上此前离职的百度外卖前CTO耿艳坤,很难不让人对于“独立运营”的安抚功效产生质疑。当时说好了的“百度外卖仍以独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发展,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似乎没能兑现。

 

问及此次裁撤渠道城市经理原因,一名来自河北的百度外卖渠道城市经理称,此次裁撤渠道城市经理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后部分商户放弃了百度外卖的订单,转向美团外卖或饿了么;甚至商户直接给用户建议不要用百度外卖,于是,在全国范围内百度外卖慢慢地流失了它的用户。

 

另一方面是由于双方业务上的整合交接,百度外卖需要把所有渠道资源交接到饿了么渠道城市经理统一协调管理,直接导致百度外卖渠道城市经理在其负责区域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几乎全部流失,失去KPI增长生存空间。

 

或许有人认为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百度外卖原有员工可以继续工作,但事实上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在业务上重合很多,所以为了更好更快速的合并,饿了么只能留下一些更加符合自己发展需求的员工。

 

乐视:资本狂欢后的一地鸡毛,被裁员工讨薪难

 

同样深陷裁员风波的还有乐视。

 

2017年12月末,67名前乐视致新员工在讨薪行动中赢得了劳动仲裁,却被乐视致新以与员工发生实际用工关系的单位是第三方公司为由告上法庭。这意味着,他们仍将面临漫长的等待。

 

2016年末,乐视资金问题开始暴露,乐视移动拖欠供应商工资的消息作为导火索被首先曝出,这也成为多米诺骨牌倒塌的第一张牌,与此同时,无论是高管还是员工,乐视内部从上至下陆续传来离职、裁员消息。  

 

2017年9月开始,讨薪群中大部分成员在与乐视致新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开始请求法律援助,走劳动仲裁程序。2017年12月末,67名前乐视致新员工等来了裁决结果:要求乐视致新支付劳动者工资和经济补偿金。  

 

乐视致新认可欠款数额,但表示应由其他公司支付。乐视致新称:公司认可所主张的款项数额,但其实际用工系其他公司,因此不同意向其支付上述款项。  

对于乐视致新所持的“实际用工系其他公司”的观点,裁决书中,仲裁委员会表示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2018年1月,因不满裁决结果,乐视致新以与员工发生实际用工关系的单位是第三方公司为由,将员工告上法庭。这就意味着,67名被欠款员工仍将面临漫长的等待。  

 

“为梦想窒息”。当梦想破灭,资本狂欢落幕,那些曾经为了生存、为了梦想、为了未来而加入乐视的员工,不仅失去的赖以生存的工作,甚至连本该获得的劳动报酬都无法获得,谁该为他们的梦想负责?贾跃亭为了梦想,却让其他人背负了“窒息”的命运。

 

途牛网:深陷暴力裁员门,回应称正对组织结构进行调整

 

 

近日,有网友陆续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爆料称,途牛旅游网开始大规模裁员:“位于南京的途牛旅游网总部12月21日上午9点半左右突然辞退大约400人!”

 

据媒体报道,被裁员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辞退,一早收到公司通知后,要求收拾东西下午马上走人。

                                                网传脉脉截图

 

“真是血洗,今天在四楼遇到认识的人,打招呼都变成‘还活着吗’?”

“今天知道消息眼泪掉下来,我刚走一个月,以前的大部门整个被拿掉了,很难过”,途牛员工在该平台上纷纷留言表示。

 

途牛称,“裁员行为”是公司为了对研发组织结构进行调整,实现的统一管理。调整过程中涉及到正常的人员流动,途牛将严格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确保相应人员权益。调整过程中涉及到正常的人员流动,途牛将严格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确保相应人员权益。

 

这不是途牛第一次深陷裁员风波。2016年8月,公司CMO陈福炜被媒体爆出离职,同时,部分地方分公司也有管理层主动离职或被解聘,部分基层员工证实存在“被离职”现象。

 

2017年11月16日,途牛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海锋及首席财务官杨嘉宏同时“因个人原因离职”。二人随后都去了由陈福炜所创立的科技金融平台“小黑鱼科技”,并担任“联合创始人”。

 

途牛CEO于敦德表示,盈利不是来自资源简单的削减费用,而是来自于对业务的深挖突破以及结构调整。未来途牛仍将坚持这一方向继续提升整体的盈利能力。

此次的人员变动,正对应于敦德的表述。而“未来途牛仍将坚持这一方向继续提升整体的盈利能力”似乎表示,未来再发生人员变动或可能继续发生。

 

企业组织结构变动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必经之路,但是频繁调整,对公司来说却未必是好事。频繁的调整会让员工无所适从,动摇军心,员工处在一个朝令夕改的环境中,人人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思安心工作、为公司创造更大价值呢?

 

中兴:42岁工程师跳楼,手机业务位置尴尬

 

 

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兴网信)于2009年成立于深圳,是由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控股的全资子公司。

 

有消息称,中兴网信的大规模裁员,不是网信自己裁员,而是股份勒令网信缩减编制。

 

同时,中兴通讯科技园研发大楼发生42岁工程师跳楼事件。中兴通讯下属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主管42岁工程师欧建新在被公司内部调整时通知下岗离职,在后续与公司HR谈判中突然跳楼身亡,留下家中妻子,一对年幼子妇,以及四个年迈老人无人供养。

逝者欧先生,199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曾任职华为公司,后在南开大学还取得MBA硕士学历,2011年跳槽到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签下劳动合同的时间是从2011年4月18日至2019年8月18日,具体负责研发工作。

 

2017年12月1日上级领导找欧建新谈话,被劝退。接下来公司HR跟欧先生 谈N+1补偿及股票转让。12月10日上午欧建新在中兴通信办公楼跳楼身亡,警察后来公布结果排除他杀。

 

 

据了解,今年1月份,中兴计划裁员3000名员工,裁员人数约整个公司的5%,裁员于今年一季度完成。

 

中兴手机业务所在的中兴终端是今年第一季度裁员的重点,全球的手机事业裁减600名员工,相当于该公司手机事业员工的10%。1名中兴通讯的高阶主管表示,中兴通讯的中国的手机事业也将有超过20% 员工遭到解雇。

 

业界分析指出,之所以手机业务波及较大,一方面是因为去年的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的制裁,另一反面则是华为、OPPO、vivo、小米等厂商地迅速崛起,再加上当时“中华酷联”因为电信运营商的洗牌,导致中兴手机业务的地位非常尴尬。

 

 

华为:“狼性”公司的34岁人生节点

 

 

2017年年初,关于“华为大力清洗34岁+的老员工"的新闻一直在发酵。消息是从华为的心声论坛传出,具体内容是华为职工反映,中国区开始集中清理34岁以上的的交付工程维护人员。而研发开始集中清退40岁以上的老员工,主要针对程序员。

 

随即,华为官方回应,网上所传华为正在清理34岁以上员工的消息,纯属谣言。

 

2017年2月24日,心声论坛发布了任正非的一篇讲话内容,似是对此事一个正面的回应。他表示:“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不可能为不奋斗者支付什么。30多岁年青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34岁一刀切纯粹是一个误读。”华为中国区员工李铭说。

 

他表示,华为每年人才流失率都在10%到20%左右,有自己走的,也有被清退的,年龄肯定是一个方面,也跟过往绩效、上升潜力都有关系,如果表现不错,即使年纪再大,公司还是会保留的。“不可能全部都干掉。”

 

有人说华为此番做法冷血、没有人情味,也有人说华为的做法果断、有血性,但是作为屏幕前读文章的你我,我们无法左右企业未来的发展,最该思考的是,当有一天,你职业生涯的“34岁”到来,我们该如何应对?为此,我们现在应该做哪些准备?

 

 

家乐福:裁撤2400个岗位,经营状况面临挑战

 

 

法国家乐福集团总裁亚历山大•彭帕尔(Alexandre Bompard)2018年1月23日宣布,鉴于经营状况面临的挑战以及转型需要,公司将裁撤2400个岗位。据法国“欧洲时报”2月5日报道,法国劳工总联合会(CGT)总书记菲利普•马丁内斯当日在巴黎近郊一家家乐福超市的员工集会上表示,家乐福的裁员转型计划“只是为股东服务”。

 

马丁内斯说,“这是为股东设立的一套整顿计划。股市欢迎,在这个声明之后,家乐福股值自此以来一直在上涨。” 来自法国不同地区的100多名示威者则在超市的广场上高喊,“彭帕尔,停止你的谎言”。

 

马丁内斯还指出,“仅在蒙特勒伊这家超市,最近几年就有100个岗位被裁撤,全体职工因此不停地辛勤工作,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家乐福的股东能够继续获得更多的红利”。

 

报道称,这次集会的地点就在CGT工会总部的对面,CGT指出,这是“谴责大型集团与政府意图摧毁工作岗位”的“愤怒的一周”的开始,工会呼吁其他单位也于本周发起行动。

 

企业盈利和员工福利就像一对相爱相杀的兄弟,企业要最大限度盈利看似要节约成本、最大程度压缩员工福利,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员工福利丰厚才能让人才愿意留在企业,为企业创造价值。该如何平衡企业盈利与员工福利之间的矛盾,找到平衡点,是企业无法回避的问题。

 

今年以来,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传统行业都笼罩在裁员乌云下,哀鸿遍野。家电业如国内的美的和海尔,日本的索尼和松下,IT业如国外的微软、索尼、戴尔和思科等,无一不在裁员。

 

裁员对于企业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不到万不得已许多公司都不会考虑这一手段,从外部考虑,这有损企业形象,容易让人产生负面联想;从内部考虑,这不仅伤了员工的心,更有可能不利于公司规模的壮大。不过,对于资金链危急、长期盈亏捉襟见肘的企业来说,裁员确实能够为企业省下一大笔钱。如何取舍,还是要看企业对自己未来发展的规划。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