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搜索引擎戴“紧箍咒”, 愿中国再无“魏则西”

搜索引擎戴“紧箍咒”, 愿中国再无“魏则西”

“魏则西事件”虽已过去数月,但关于网络搜索引擎平台治理的讨论却未停息。8月1日起,《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开始实施,这部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网络搜索监管规定,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搜索信息中广告难以辨认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为搜索引擎平台戴上“紧箍咒”,被业内专家称之为“新时代网络搜索服务法治化的里程碑”。

从具体内容看,此次《规定》的亮点包括落实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主体责任,建立健全信息审核、公共信息实时巡查等信息安全管理制度等,而备受外界关注的付费搜索,《规定》也提出了明确要求,依法查验客户有关资质,对付费搜索信息逐条加注显著标识,都被作为硬性要求。

《规定》出炉后,作为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公司随即回应称,将切实依照网信办相关法律法规加强自身管理,同时欢迎广大网民随时监督举报。提及此次搜索新规,无法绕开过去发生在百度公司身上的诸多案例,从年初百度贴吧爆出的“卖吧”事件,涉医贴吧商业化运作受到质疑,再到四月底的魏则西事件民众掀起声讨潮,舆论对百度公司的讨伐可谓此起彼伏。

付费搜索的技术中立与广告之争

尽管互联网搜索服务积弊已久,百度搜索“竞价排名”也常被人提及,但真正将其作为一个公共话题来讨论,并推动执法者出台相关的监管规定,那些有着重大社会影响的公共事件,其倒逼作用显然不可替代。

今年四月,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将百度的医疗搜索再次推上风口浪尖,事件以国家网信办进驻百度调查并发布整改措施而结束。虽然事件的根源是武警医院外包给莆田系、细胞免疫疗法违规等,但是处于风口浪尖的还有百度及他们臭名昭著的付费竞价搜索——谁出的钱多就把搜索结果引向谁,哪怕对方是山寨的、假冒的,对于医疗搜索,这种指引不仅是被骗钱了,严重的可能会丧命。

在这起事件中,百度虽然迅速公关危机,接受官方调查并承诺整改,但是百度官方一直在强调他们是合法的,武警医院发布的广告也是经过审查的,百度自己的付费搜索则不受监管,因为官方并没有把付费搜索当作广告来监管。

据梳理,在此前多个司法裁判中,百度推广都被认为是信息检索技术服务,而非广告服务,因此不受《广告法》约束。

今年4月,北京高院发布《关于涉及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指南》39条明确规定:“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提供的竞价排名服务,属信息检索服务。”去年9月份刚刚通过的新《广告法》,其中第四十四条明确:“利用互联网从事广告活动,适用本法的各项规定。”然而,新《广告法》的这句话略显宽泛,也很模糊,仍然没有明确界定“百度推广”这样的行为是否属于利用互联网从事广告活动。

今年6月25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规定》明确,提供付费搜索信息服务,应明确付费搜索(即“竞价排名”)信息页面比例上限,醒目区分自然搜索结果与付费搜索信息。《规定》的出台使得过去很多争议得以尘埃落定,也意味着今后处理相关公共事件有了相应的参考。

打击非法网络公关,促进网络理性生长

非法网络公关一直是影响我国互联网信息传播法治化发展的毒瘤,是新闻敲诈和侵害公众知情权的罪魁祸首之一。政府一直致力于打击非法网络公关,2013年“两高”司法解释已经将非法网络公关入刑,2014年司法解释也明确了有偿删帖合同属于无效合同。《规定》第9条再次强调了法律政策对非法网络公关的打击态度,“网络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及其从业人员”,不得“通过断开连接或提供含有虚假信息的搜索结果”,“牟取不正当利益”。

不过,依法采取的通知删除、断开链接、举报、取证、固定证据等行为属于正常合法行为,不但不会得到法律的制裁,反倒会得到法律的保护和支持。2014年司法解释将网络侵权正常的维权律师费等都纳入到侵权者赔偿范围,《规定》也强调了搜索平台应畅通投诉渠道等情况。非法网络公关则不同,这就超出了法律正常程序和法定理由的范畴,以技术的手段牟取不正当利益,这当然是法律所禁止的。

 “互联网+”让各行各业感受到了新生力量,作为互联网重要组成部分,搜索引擎也已经成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只是网络空间的虚拟无状,又导致大规模“搜索”活动的集体无意识,背后甚至暗藏着叵测的居心和复杂的利益冲突。

《规定》的出台,就有助于破解信息搜索服务怪状。毕竟网络信息搜索是一个涉及法律、道德、科技的复杂议题,涉及到监管滞后、技术乏力、网站把关不严、用户法律意识淡漠等众多因素。此次国家网信办出台《规定》就明确了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的主体责任,以及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监督管理执法部门的相应责任,有助于全方面规范网络信息搜索行为。

当前网络世界与现实生活的边界已经越来越模糊,每一个接触网络生活的人都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互联网的影响。规范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已不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和他人合法权益,更是为了在未来更好地享受到网络带来的自由与便利。希望《规定》出台能够激发信息技术中蕴藏的正能量,将网络治理法治化推向更深层面,进一步推动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