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董毅智 > 企业家如何走出锒铛入狱的怪圈

企业家如何走出锒铛入狱的怪圈

商界传奇人物牟其中9月27日出狱了。对于这个同时肩负中国“首富”和“首骗”两个名号的备受争议的人物,恐怕很多年轻人都不甚了解了。任何时代,任何社会,人们更多关注的都是时代的弄潮儿。尤其是当下的中国、当下的世界更是如此。像当下时代的弄潮儿马云,王健林等才是国人关注的焦点。至于牟其中,由于失去人身自由18年,这位昔日的风云人物自然也很难让如今的年轻人所熟知了。下面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那些站在财富之巅却又轰然倒下的巨人们。

锒铛入狱的企业家

牟其中,南德集团前董事长,1975年,因一篇《中国向何处去》的文章锒铛入狱,并被判处死刑。后赶上了拨乱反正的大好机遇,牟其中获得了新生。此后,牟其中加入到个体经营的行列,从贩卖藤椅、倒卖手表、电风扇等买卖起家。然而,好景不长,牟其中再次以投机倒把、偷税漏税的罪名第二次入狱。1999年牟其中上班途中再次被捕,2000年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被判无期徒刑,后在狱中表现好,期间曾获数次减刑。

黄光裕,2004、2005、2008三次问鼎胡润“中国大陆富豪榜”榜首,身家达到430亿。他17岁随兄弟至京,白手起家,贷款3万元进行家用电器经销,经过十几年的浴血打拼,一手打造出中国目前最大的家电零售连锁企业,位居全球商业连锁22位。在北京、天津、上海、成都等国内88个城市以及香港地区拥有直营店近330家、员工40000多名的国美集团,成就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财富神话。然而,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黄光裕却因涉嫌经济犯罪于08年11月23日被北京警方拘查。据报道,黄光裕名下秘密往来的可疑资金约有700亿元,涉嫌股价操纵、洗钱、行贿、空壳上市、偷税、漏税等七起犯罪行为。据说案情异常复杂,牵扯面甚大甚广。一代传奇人物,最终落得如此境地,不能不让人扼腕。

顾雏军,1995年,顾成立格林柯尔中国公司,2000年7月在香港上市。01年10月顾收购科龙电器,03年6月顾拥有全资股份的顺德格林柯尔成功入主上市公司美菱电器,成为其控股一大股东。03年12月顾宣布出资4亿余元入主亚星客车,04年4月顾又入主襄阳轴承。04年8月郎咸平指责顾雏军在“国退民进”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08年1月顾被指控虚假注册资本罪、虚假财会报告罪、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四项罪名。顾雏军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有可能成为世界级企业家的顾雏军就这样倒下了,而他曾经创造的商业奇迹令人难以忘记。在最辉煌的时候,顾雏军一人就掌控了多达五家上市公司,并购的其他企业更是不计其数,外界也形象的称这些公司为“顾氏帝国”。

企业家的刑事风险

上文提到的企业家,他们无一不曾在商界呼风唤雨,对资本运作得心应手,商业运筹时气势如虹;他们腰缠数亿,被无数中国青少年当作奋斗路上的偶像。然而,由于体制漏洞,由于资本原罪,由于诚信缺失,由于个性使然,最终等待他们的却是锒铛入狱的无奈结局与不可弥补的生命遗憾。

根据《2015中国企业家刑事风险报告》,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1月30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共搜集到企业家犯罪案件793例,涉及犯罪企业家921人,其中,国有企业家170人,占18%,民营企业家751人,占82%。关于涉案企业家的身份特征,报告显示,无论国企和民企,企业主要负责人犯罪占企业高管的比例高达七十左右,是刑事风险的第一高危群体;第二大高危人群为企业关键岗位负责人,财务、销售、采购负责人等。两者合计占企业高管犯罪的85%以上。

报告显示,国有企业家的刑事风险,90.9%是发生于日常经营、财务管理、工程承揽与物质采购4个环节;民营企业家的刑事风险,90.8%发生于日常经营、财务管理、融资、工程承揽与贸易5个环节。

在日常经营和财务管理环节,国有企业家最容易发生的刑事风险是受贿、贪污罪和挪用公款风险;民营企业家罪容易引发的刑事风险是职务侵占、挪用资金、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贿、单位行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

明哲保身,切勿踩雷

企业家正面临刑事风险高发期,亟须增强主动防范意识。全面反腐的高压态势,使得由来已久的官员与企业家之间的权钱交易关系昭然若揭:一名官员被查,往往牵出一串企业家;一名企业家被查,又往往暴露出一串官员。

从更深层面看,自改革开放以来的GDP指挥棒,催生了“只看结果不计手段”的野蛮发展模式,企业家群体追求利润的本性习惯于无节制地释放。加之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在规范意识和敬畏法律方面普遍地先天不足。企业家群体的成长性缺陷面对今天全面依法治国的新常态、新要求,以及自身不知刑事风险为何物的认识盲区,注定了其刑事风险趋于高发。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那些傲立于财富之巅却又因犯罪而锒铛入狱的企业家,无一不值得我们回味和思索。

推荐 1